刘夏爬在郭阳的身体上嚎啕大哭,这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周围的人无不动容,为之流泪。刘夏的几个亲属一边掉眼泪一边拉着刘夏,可是刘夏的手死死的扯住了郭阳的衣服,死死的拽了在手里怎么也不松开,看着旁边殡仪馆的化妆师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开始催促。李东红了眼睛走上前去。用力的掰开了刘夏死死攥紧的手,连拖带抱;把刘夏拉在了旁边。

  这个时候两个男人马上就过来推了郭阳的遗体就往里间走去。这个时候刘夏发出了一声令在场所以都毛骨悚然的尖叫。在李东的怀里用力的挣扎着向着郭阳离开的方向伸出了手,徒劳的在空气中扭曲了伸展着触摸着,似乎她深深爱着的答应她白头到老的郭阳,还站在那里向她微微笑着……整整一个星期,刘夏把自己反锁在自己和郭阳刚买不久的小窝里不吃不喝,刘夏根本不敢相信最爱她的老公已经不在人世了,刘夏手里拿着一个相框,死死的盯了看,相框里的郭阳笑的阳光明媚。而依偎在郭阳怀里的刘夏笑的更是幸福愉快。背景里蓝天白云环绕。就像是在天堂里一样。刘夏看着看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答滴答的落在了手里郭阳的脸上,照片里郭阳的笑容,就有点模糊了……又有人敲门了,敲门声急促响亮,而刘夏木然的坐在原地没有反应,目光呆痴,面容凄楚憔悴。

  一个月以后刘夏拒绝了领导让她多休息休息的好意开始上班了。在上班前刘夏一边哭到昏厥一边把郭阳的生活痕迹从小屋中抹去。在收拾完一切以后,刘夏拿起了纸箱里的那张照片,看着照片里面笑眯眯郭阳,刘夏一边拿手摸着照片里郭阳的脸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我们会再见的,老公。呜呜呜呜……在一片火光摇曳中,照片里的郭阳看上去仿佛开心的在微微点着头……李东没想到表面看上去小巧柔弱刘夏居然比自己想像中要坚强的多。刘夏把自己锁在家里的那几天李东就怕刘夏想不开做出些什么愚蠢的举动。当他敲门不开打电话不接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刘夏走出来了。看到门外的李东脸上无法掩饰的担心和焦急时,刘夏眼圈一红,低了头就转身进门了,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李东就听见刘夏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我不会有事的。

  日子还是和日历一样,每天都要撕掉一页,慢慢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在李东的陪同下刘夏来到了公墓里,今天是郭阳的祭日,将手里的鲜花放在郭阳碑前的刘夏默默的流着眼泪,用心轻轻的诉说着,老公,我照你说的去做了,我过的挺好的……刘夏正常上班下班,按时回家,表面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了,可是以前那个爱笑爱跳的刘夏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如同行屍走肉没有灵魂的躯壳,人们纷纷叹息!而更多的,还是李东投在刘夏背影上的无奈和痛惜的目光,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刘夏内心的痛楚和伤心。作为郭阳的发小好友;看着两人相恋7年终成眷属相敬如宾甜蜜如斯李东打心眼里替郭阳和刘夏高兴和祝福。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郭阳的早早离开让所有的一切美好全部破碎。看着以前老带着一脸开心温暖笑容的刘夏如今这样的自闭这样的暗自神伤。李东何止叹息了一声!看着刘夏慢慢的开始枯萎着人生磨折着自己,李东就有一种想把刘夏紧紧的拥了在怀里告诉她没事了,还有我。可是每次李东冲动的跑到刘夏面前想要这样做的时候,看到刘夏茫然的看着他的目光,李东就只有按捺了这种冲动告诉自己说再等等好了,再等等……刘夏无数次在深夜里独坐了哭泣,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郭阳,对不起!

  没有你在的日子,这样做很难。尽管我很努力的去做了,可是不行郭阳,我无法抹去和遗忘我们的甜蜜我们的爱曾经是多么的美好,郭阳,我没有办法再强装你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了,我撑不下去了。我没有办法在没有你的陪伴下继续下去了,让我来找你罢。我想,你也想念我了罢……刘夏决定了,不想再继续这样连呼吸都没有感觉的生活了。这天下班,刘夏步入了郭阳生前和自己最爱去个一间酒吧[ 如果].刘夏坐在老位置上看着对面的空空如也,一边微笑一边要了酒,咽了那些燃烧的时候刘夏的笑容绽放的更美,你不是喜欢我喝醉以后的样子末?怎么要也要不够末,好的。就这样用你最喜欢的样子去见你好了。郭阳,再等等,我就来了……刘夏醉眼朦胧着看着周围的欢喜,嘴角上挂了迷人的笑有点踉跄的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出门时,有点迷糊的刘夏撞进了推开门往里走的一群男女里面,醉眼迷离中刘夏就仿佛看见郭阳站在人群里微笑着扶住了她,郭阳笑着对她说;姐姐你没事罢。

  马来和一帮狐朋狗友坐了在[ 如果] 里狂饮啤酒,身边的女朋友伶俐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帮子大男孩喝的高兴,正玩的高兴呢马来站了起来去了卫生间,一小会的功夫伶俐的手机响起了短消息的提示音,伶俐打开一看,是马来发的。上面写着;美女想不想在卫生间里做?玲珑咬了嘴唇就笑……卫生间最靠里的隔断里,伶俐爬在马桶上轻轻的小喘息着,双腿分开岔成一个倒V字,修长而光滑。短裙被撩起了在小细腰那里,屁股高高撅起,光洁的脚踝处挂着一条黑色的小内裤,马来埋了头在伶俐的股间,不停的吮吸舔动着,伶俐的水声不绝与耳,伶俐拼命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呻吟失控,死命的回头看着在自己股间忙碌的马来,低声的喊,要死啊!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快来,别有人进来了。

  马来抬起头站了起来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当马来粗长的阴茎跳出来赤裸裸的暴露在伶俐视线里的时候,伶俐就觉的身体一软,花芯深处一股温热的水,就从阴道里流了出来,顺了玲珑的大腿就往下流,马来看着这淫糜的一切却不为所动看着伶俐就站在那里坏笑,伶俐一看马来这个样子就哀怨的看了马来一眼,转了身体岔开了双腿坐在了马桶上,用小嘴含住了马来的阴茎在嘴里上下裹动着,伴随着马来压抑的呻吟。

  伶俐的口水就顺了在嘴里越来越暴涨的阴茎滴答滴答的掉在了地板上,伶俐一边含着马来的阴茎一边抬了头拿眼睛看马来,眼睛里满是火热的欲望,马来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湿漉漉的阴茎从伶俐的嘴里抽了出来,拉了伶俐站了起来爬好在马桶上,一手按在伶俐的屁股上,一手扶了阴茎对准了伶俐雪臀中间的那道粉红色的裂缝,用力的插了进去,伶俐一仰头啊的一声。

  马来马上把刚才扶了阴茎的手指伸进了伶俐的嘴里,伶俐的叫喊就变成了拼命吮吸手指的啧啧声,马来伏低了身体用手扶了伶俐的小腰肢就是一阵猛烈的抽插,阴茎飞快的出入着伶俐的阴道,马来的阴茎上很快腻满了一层白色的黏液,而伶俐被马来的疯狂撞击弄的是张了嘴叫也不是含也不是,哼哼唧唧的就是拼命的往后顶着屁股蠕动着阴道,好让马来的阴茎插到自己阴道的最深处。

  而自己阴道里的爱液也是崩溃了般的随了马来的阴茎抽动着往外流,马来就被伶俐阴道的紧裹和这些滚烫的浆汁弄到了喷发的边缘,一把撕扯了伶俐垂在肩上来回飘动的发丝往后一拉,在伶俐的一声尖叫中马来把自己膨胀到极点的阴茎深深的插进了伶俐温暖湿润的阴道深处,抵在阴道的尽头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伶俐又是一声尖叫,屁股死命的往后顶着,阴道内壁急促的收缩着裹动着马来粗长的阴茎,在一股一股喷射进自己体内深处的滚烫的精液的打击下完成了高潮,一股粘稠的液体,慢慢的从伶俐的阴道深处渗了出来,浇在了马来还在怒跳的龟头上,两人都绷紧了身体不动了,周围弥漫着性交产生的浓密气味,和两人一高 一低的喘息声。

  马来和伶俐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伶俐才想起来一件事,死命的拧了马来的胳臂就开始呻吟了一声,马来疼的倒吸冷气,伶俐爬在马来的耳边低声说坏蛋,不是安全期。还射了那么多进去。马来也楞了,正想说什么呢伶俐已经开始快步往外走去,边走边说害死人了,我去买药。

  马来就有点好笑的看了伶俐拿了包包跑了出去。马来回到坐位上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顿嘲笑和询问,马来恬不知耻的笑而不答,目光闪动中马来就注意到自己旁边那台桌上一个单身的女人毫不掩饰的在看着自己,那目光里,似乎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炙热;扑面而来。马来有点奇怪的仔细再看的时候。女人却飞快的收回了目光,把身影隐在了黑暗里。马来就觉的这个女人好像有点面熟。

  刘夏已经在[ 如果] 里连续等了好几天了,本来决定要结束自己28岁的生命要追随郭阳而去的她那天在走出[ 如果] 的时候。一个善意的扶持却让刘夏以为郭阳又回到了自己身边,一瞬间刘夏被眼前这个扶了自己的这个大男孩给打击到了崩溃,刘夏一把抓住了轻轻握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无助的充满希望的低声喃喃了一句;郭阳。你终於来接我了吗?而迎接她的却是一声轻笑和一声询问;姐姐,你没事罢……刘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吧的,站在门外的刘夏被一阵凉爽的微风拂过,一下清醒不少的刘夏就马上转身死死的透过那扇玻璃大门看着已经坐了下来欢天喜地着的那个大男孩。郭阳!他难道是你派来出现在今天的吗?

  如果不是?为什么在我马上就要追寻你而去的时候这个酷似你的人就马上出现了在我面前?什么意思?看着里面欢笑畅饮着的那个男孩,刘夏慢慢的就流下了眼泪,星空下微风中空气变的异常的清新,在这些环绕里刘夏突然决定先不死了。

  这天晚上刘夏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像极了郭阳的大男孩。脑海里重播这那个男孩的一举一动刘夏甚至开始觉的他就是郭阳,只不过是22岁的郭阳罢了,刘夏一边想着22岁的郭阳是怎么样的爱惜了自己的时候刘夏又就开始哭了。

  她想起正是郭阳22岁生日的时候刘夏把自己完整的给了郭阳,想着第一次欲拒还迎的痛楚和事后甜蜜温暖的安抚,想着从羞涩的情窦初开到两人的疯狂的抵死缠绵,刘夏就觉的郭阳欠了自己很多个拥抱,看着身边的空旷,感觉到自己乳房的微微涨疼和阴道里那不由自主的湿润,刘夏死命的咬着嘴唇,当刘夏再也忍不住的伸了手滑进了自己的内裤放在了那已经泥泞不堪的阴唇开始蠕动着的时候,刘夏开始哭喊着呻吟着;郭阳,你再要我一次好不……看到马来和一群人走了进来的时候刘夏的心开始狂跳,而更幸运的是这个大男孩就坐在了刘夏的旁边,马来?原来他叫马来!刘夏听到别人喊着他这个名字的时候刘夏微微的有点失落,他怎么可以叫马来呢?可是慢慢的刘夏在躲躲闪闪的观察中发现简直是太像了,马来喝酒的样子;大笑的神情;甚至是暧昧的看着他身边女孩子的眼神。让刘夏就恍惚着以为看到了郭阳拉了自己的手和李东他们开怀畅饮时情景,刘夏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了,死死的开始盯着马来看,当她看到马来起身去了卫生间的时候刘夏甚至都站了起来,她想跟过去,她想靠近,她甚至想去抚摸马来,她太思念郭阳了,而且这次郭阳的离开,居然是那么的久。

  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却提醒着刘夏不要这样做,正挣扎呢刘夏就看到了伶俐起身也走向了卫生间,刘夏像被惊醒了似的无力的瘫坐在了椅子上,有点痛苦的拿手抚上了额头,紧闭了双眼不动了。等刘夏回过神来看了过去的时候发现马来和伶俐还没有回到座位上,刘夏就有点纳闷,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的肆无忌惮的几句话语就把刘夏弄到了难受。马来和伶俐是不是在卫生间做爱呢?怎么还不回来?

  知道了还问?你不了解马来啊,种马一只,别说卫生间了,楼道里他都行!

  轰的一阵大笑就响了起来,笑声里旁边的刘夏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他不是郭阳他不是郭阳刘夏在心里狂喊,可是思绪却不受刘夏控制的飘忽着,刘夏就仿佛看到马来坐在马桶上而伶俐甩了长发摇了头在马来的身上起伏着,刘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不自然的把自己的双腿绞在了一起,无声的抖动着。

  伶俐回来的很快,但是马上就先走了,她的小腹隐隐在抽痛,这是老毛病了每次马来从后面要了她以后伶俐的小腹那里都会疼好半天。伶俐有时候就恨恨的想做的时候要死要活的往后顶,多少不长记性,马来的阴茎粗不说还有点长,顶的又深发力又狠伶俐就觉的马来不爱惜自己,只顾自己没头没脑的往死里戳她。

  忍着痛伶俐就让马来把自己送出了酒吧。在门口伶俐楚楚可怜的对马来说好老公以后你在后面的时候别插那么深了,你看我每次都疼!马来慌忙点头。伶俐一看马来这个样子很开心的说那今天晚上就不去你那里了,我回家好好休息下,明天再伺候你!马来说我送你,伶俐拒绝了,说安子明天就走了你们好好欢送欢送他,玩开心点明天给我电话。说完亲了马来一口就打车走了,上车前伶俐说附近没有药店,让马来明天早上一定买好给她送过去。看到马来答应好了伶俐就笑了施然而去了。

  马来进门的时候一个女人扑进了他的怀里,马来赶紧的扶住了她,这种事情酒吧里太多了,就前几天马来还这样的扶过一个一看就知道喝飘了的怨妇,马来就苦笑了想怎么都找我撒?等怀里的女人站稳了对马来说谢谢的时候,马来一下想起来了,这不还是上次那个女人末?刚才还在酒吧里盯了他看来着,想起这些马来就有点糊涂,你这是故意的罢,姐姐。

  正想调侃下这个女人的马来刚要张嘴,就发现眼前的这个面容娇好的女人神情凄苦的看着自己,眼睛还有点发红,一看就知道刚才哭过,看着这个样子马来就把原来的话咽了在肚子里,转口而出你没事罢?说完马来就看见这个女人颤抖了一下,紧绷着的嘴唇微微张开了,一边开始流眼泪一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喝多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

  马来听到这话感觉有点突然,可是一看女人哭的一抖一抖的非常可怜,马来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行,你住哪?坐在车里女人把马来的胳臂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把头依靠在马来的肩膀处低声的哭泣着,马来就想这也是一伤心人,女人的身体有点颤抖,马来就问,你冷吗?我外套给你披披?迎接马来的是女人微微的摇头和更加用力的紧抱,这一抱,马来的胳臂上就荡漾了一片柔软。

  这一荡漾马来就有点迷离了,身体这样单薄?乳房弄不好是C罩……一这样想马来就骂自己,干什么呢,别乱想啊。虽然这样想着,马来还是没忍住的转头偷看了女人几眼,身边的女人双目紧闭,精致的脸蛋上挂着两道泪痕,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着,有点急促的呼吸就带了一丝香甜喷在了马来的面前,感觉着手臂上传来的阵阵柔软,马来的呼吸也有点急促了。

  下了车女人还是紧抱了马来的手臂,这个时候马来有点小挣扎,就问女人,说你家到了罢,我看你现在也好多了。我就不送你上去了行不?一边说马来一边往外抽自己的胳臂,没成想女人一看马来这样的动作一下就放声的大哭了起来,边哭边用力的往怀里拉扯着马来的手臂边喊别走,求你了别走。马来吓了一跳,心想姐姐你要是再这样喊别说送你上去了,我就直接被打成了猪头送派出所了。

  正想呢女人一下子扑在了马来的怀里,掂起脚就吻在了马来的嘴唇上,边亲边喃喃了说着,你别走,陪陪我,就一晚上,求你了……当带着芬芳的小舌头游滑进马来嘴里的时候,马来搂紧了怀里软绵了颤抖着的娇小的身体。激烈的回应着她。

  一进门两个人都急喘了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女人简直是直接扯开了马来的衬衫,随着衬衣纽扣哗啦啦的掉落在地上雀跃着的时候,疯狂而温暖的亲吻就雨点般的落在了马来赤裸的胸膛上,马来也是直接把女人的连衣裙扯了上来,她会意的停顿了下来高举了双手,当高耸白晰的乳房在黑色的胸衣里跳动着的时候,马来就一把扯掉了女人胸前的遮挡,乳房骄傲的上下弹动着。

  马来忙碌的用力握住了一只搓揉着,低下了头,含住了另一边的乳房顶端,让她那小巧的开始坚挺的乳头在自己的唇间打转,伴随着女人哦的一声呻吟,马来的皮带也在摸索中被打开了,一只纤细的小手,就滑进了马来的内裤里,一把握住了马来已经开始勃起的阴茎,马来被这温柔的一握弄到了疯狂,他一边用力的捏着女人充满弹性的乳房,一边把女人的身体转了过去背对了自己。

  扯下了女人的内裤,女人颤抖着把头后仰迎接着马来吻上来的嘴唇,呻吟着按住了自己乳房上用力揉捏着的手,马来把女人抵在了墙上,手从女人的小腹上划过,往下。摸在了女人的阴部上,女人的阴道里潺潺泌出的淫液早就将两腿间湿润的一塌糊涂,马来用手指拨开了滑腻的阴唇,把手指插进了女人的下体,插进了被层层嫩肉拥挤了的阴道里,挑动着。

  那蠕动了包围了的温暖和湿润,让马来觉的手指有点发麻,而女人早已开始带着略嫌混乱的呻吟开始扭动着身体,马来褪下了裤子,把自己膨胀到不像话的阴茎抵在了女人的两腿之间,女人感受到了马来的坚硬和焦急,越发的呻吟了起来,马来强忍了马上插进去的欲望低声的问,套子在哪?女人急切的往后挺动着臀部,手从胯下伸到后面握住了马来的阴茎往前引导。一边说进来啊,我这里没有啊,一边回头看了马来一眼,又马上飞快的转了头低垂了下去,我不是那种女人,我这里没有。女人轻轻的说。马来哪里还来得及考虑,一手扶了阴茎用龟头挑开了女人湿漉漉的阴唇,用力的顶了进去。迎接他的,是女人的一声高叫了阴道里湿润的紧裹……客厅的落地式大镜子里,一个身材匀称浑身赤裸的男人前后挺动着身体,大腿紧绷,身体微微后仰。

  一个同样是赤裸裸的女人被男人一手捏着乳房,一手前探的在阴部两人的结合处抖动,被抵在了墙上奸淫着,女人黑色长发像瀑布一样抖落在雪白的背部,用力的往后挺动着屁股,大腿上蜿蜒流动着几条晶莹的水线,述说了女人此时身体的态度,突然间男人双手用力的握住了女人纤细的腰,野蛮的大力的开始抽送插在女人阴道里的阴茎。

  在突如其来的猛烈撞击里女人开始尖叫,扶低了身体摇晃着臀部往后迎接着男人的抽插,男人在一声闷哼中紧紧的抱住了女人的屁股,把自己的阴茎全部的插进了女人的阴道里,身体开始抖动,而女人也是尖叫了绷紧了身体不动了,两人就保持了这个姿势站立了很久,直到男人的阴茎滑落了出来。女人大张的阴唇中间马上溢出了一股白色的黏液,慢慢的顺着双腿滑落了下去……刘夏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马来眼神开始迷离,而马来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夏,就这样看了半天以后刘夏不好意思的就扭了头不再看马来,马来就笑,刘夏一听马来笑就急了。马上蜷了身体背对了马来不再说话,马来靠了过去贴在了刘夏的后背上,用手环了刘夏问,为什么是我?

  刘夏身体一抖,仍然没有说话,马来一看刘夏一改刚才的歇斯底里变的开始羞涩,马来就起了要作弄刘夏的心思,马来找到了刘夏的小手,拉了过来,直接的放在了自己的阴茎上,刘夏一声低呼,就开始想要挣脱,可是马来死死的掌控刘夏的手不让她离开,在两个人都变的有点急促的呼吸声中,刘夏就感觉到自己手里马来的阴茎开始滚烫开始一跳一跳的膨胀。

  刘夏就死命的呻吟了一声想抽了回手,没成想马来就顺了她的手势把阴茎往前一挺,顶在了刘夏的蜷起后撅着的臀缝之间,在刘夏啊的一声轻呼中马来那热呼呼粗长了的阴茎就开始寻找刘夏的阴道想要插入,而马来的手,也拈住了刘夏的乳头,微微用力的揉动了起来,刘夏被这一顶一拈就弄到了水一样的绵软了下来,刘夏转了身体开始面对马来,轻轻伸出了手抚摩着马来年轻干净的脸。

  刘夏深情的对马来说,上来,在上面要我,我想看你的脸。面对刘夏突然的柔情马来一阵恍惚,这一刻他有一种错觉,他觉的此时在他身下的刘夏好像爱了他好多年似的。还没等马来想了明白,刘夏已经握住了他的阴茎在阴唇上滑动了几下,马来屁股一挺,阴茎就顶进了刘夏还湿漉漉的阴道里,好大哦!刘夏喃喃着;啊!太深了,刘夏尖叫着;不要啊!要裂开了;刘夏开始哭泣着。当马来跪立了起来抱着刘夏的腿用力的往刘夏的阴道最深出快速的顶动时,刘夏被马来插在自己身体里那滚烫粗长的阴茎来回抽动到了崩溃,刘夏甚至觉的马来的阴茎每次往外抽的时候自己的心都跟着跑了出去。

  刘夏的阴道里开始渗出白色的黏液,粘在了马来的阴茎上,当马来看着自己的阴茎飞快的进出了刘夏的阴道时带出的白浆和汁液在两人结合处翻飞的时候,马来的阴茎开始越发膨胀,在马来一次全力的顶入时,身下的刘夏一下挺起了身体抱住了马来,阴道里开始剧烈的收缩,开始变的滚烫,刘夏绷紧了身体一声尖叫,放在马来背部的手指开始用力的撕扯,指甲就划破了马来的背,马来厄的一声闷吼。

  阴茎死命的撑开了刘夏剧烈收缩着的阴道,顶在了阴道深处,开始喷射滚烫的精液,刘夏被阴道深处的涨满和滚烫弄到了疯狂,她大叫了一声郭阳就一口咬在了马来的肩膀上,死死的用力的咬着……郭阳是谁?马来疼的大叫。

  早上看着马来呲牙咧嘴的样子刘夏大红了脸躲在被窝里不再出来,听着马来没好气的说我走了啊刘夏才急了,坐在床上刘夏看着马来就开始有点迷茫,刘夏就轻轻的说你能上来再抱抱我末!马来苦笑,当他发现刘夏在他怀里又开始哭的时候,马来似乎有点明白刘夏的心情了。马来临出门时刘夏扑进了马来的怀里,刘夏对马来说,你记着地方,我这里,你随时可以来,你还来末?马来想了想,说来!

  马来回了家脱了衣服开始洗澡,他边洗边想刘夏,他觉的刘夏看他的眼神有点古怪,好象在看另外一个人似的,一个刘夏爱了好多年的人?马来有点困惑,正困惑呢卫生间的门被猛的推开了,在马来的吃惊中伶俐跳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他,马来刚松了口气就看见伶俐的张了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马来还纳闷呢伶俐快步上前一个大力的耳光就把马来打了个踉跄。

  马来大怒,跳了出来就要抓伶俐的时候就看见伶俐捂了嘴甩落了两滴眼泪跑了出去,然后就是愤怒的开门关门声,马来一下反应了过来,他迅速的转身看向的镜子,镜子里的马来肩膀处一圈细小的齿痕清晰可见,再转身背上的抓痕张牙舞爪,马来就懊恼的唉了一声!

  等马来收拾好了自己给伶俐打电话的时候就打不通了,关机。马来就跑去找伶俐,结果伶俐闭门不见他,到了晚上喝闷酒的马来收到伶俐的一条短消息,上面写道;为了满足你我甚至像个婊子一样的在公共卫生间里给你搞?我们完了。

  马来默然的看了半天一仰头就喝干了瓶里的酒。

  刘夏被砸门声吓坏了。她紧张的问是谁,结果没人答应,过了一会刘夏小心的打开门一看,就看见马来红了眼睛吭哧吭哧的站在门外喘气,浑身酒气。刘夏先是一喜,然后马上担心的出门扶了马来,你怎么了?怎么喝成这样?刘夏问,马来只是喘气没有回答她,当刘夏扶着马来到床边的时候,马来粗暴的一把推倒了刘夏,掀起刘夏的小睡裙就开始撕扯刘夏的小内裤。

  刘夏有点惊慌,可看着马来红了眼睛有点悲伤的神情,刘夏就放弃了阻挡,任马来褪去了自己的内裤,马来也不说话,飞快的脱光了自己压在刘夏的身上,分开了刘夏的双腿,扶着半软的阴茎就往刘夏的阴道里顶,刘夏的阴道太干了,被马来的强行进入就弄的有点疼,刘夏咬着牙看着马来吭哧吭哧的什么也不说就只是往里顶的时候,刘夏忍了痛就伸了双手下去分开了自己的阴唇。

  马来拿阴茎上下滑动了几下以后终於抵在了的阴道口,马来一用力。阴茎就在刘夏啊的一声痛叫里捅进刘夏的阴道,刘夏疼的往里缩了缩身体,可是马来马上就挺着阴茎跟了过来,粗暴的继续往阴道里面顶着,刘夏一边深呼吸一边扭动了身体配合马来让自己不再那么疼痛,慢慢的的阴道开始湿润了起来,刘夏也开始了呻吟,虽然还是有点疼。

  马来的阴茎有点大了,刘夏这样想。就这样刘夏抱紧了压在自己身上喘息的马来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个大男孩的抽插,刘夏的爱液开始随着马来的阴茎进出开始泛滥了,刘夏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床单都开始被打湿了,想着这些刘夏咬了嘴唇开始呻吟,开始往下挺动了身体迎合马来对自己的奸淫,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刘夏开始奇怪了,马来的体力也开始下降了,力度也不够了。

  可是马来还是在自己身体里耸动着,丝毫没有要射精的意思,而且马来在自己身体里的阴茎,却越发的坚硬了,就在刘夏轻轻的抚摩了马来的背问马来要不要休息一下的时候马来开始嘟哝了一句,水太多了,我射不出来!酒后的马来觉的自己想要一个更加紧裹刺激的地方来完成喷射,当刘夏红了脸准备要用嘴来帮帮马来的时候,马来抽出了湿淋淋的阴茎,把刘夏翻了过来。

  刘夏有点吃惊,但也没说什么,以为马来要从背后来的刘夏软软的爬平了身体,等待着马来的进入,可是马来的下一个动作,就让刘夏开始紧张了。马来用手指放在刘夏的阴道里一下一下的把刘夏的爱液往刘夏的肛门上抹,一边抹,一边还不时的用手指开始撑开刘夏的肛门往里插。

  刘夏就拼命的呻吟了一声转了头问马来,你想干什么?马来还是不说话,只是开始示意刘夏爬起,刘夏一边爬一边苦笑了说,傻瓜!你的那么大进不去的。

  刘夏话没说完,就感觉马来用阴茎在自己的阴部那里上下的滑动沾了些湿润双手用力的握了自己的两片臀部往两边一分,就把龟头抵在了自己的肛门上,刘夏的肛门和身体马上收缩了一下。

  还没等刘夏转头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觉的自己的肛门被撕裂开了的一般,一种火辣辣的疼痛马上袭满了全身,刘夏没忍住的一声尖叫,就响彻在了有点空旷的小屋里,马来还在继续的往里插着,而刘夏双手攥紧了床单额头冷汗直流,别别别这样刘夏痛苦的呻吟着,疼疼疼死了刘夏委屈的哭喊着,可是身后的马来在看着自己粗壮的阴茎尽根没入了刘夏的肛门时反而舒畅的呼了一口气。

  太紧了,马来想,然后马来就在刘夏的哭喊中开始缓慢的前后抽动着阴茎,哦马来受不了了,刘夏的肛门就像一圈叠加在一起的紧箍一样把自己的阴茎裹了个严实,每进一分,马来就想射,每抽出一分,马来更想射,於是马来就开始准备了在这有点过份的紧裹中射精了。

  终於,马来低吼着开始用力的往刘夏的肛门深处顶,在刘夏的号啕大哭中马来压抑了许久的精液就滚烫的浇在了刘夏的肛门深处,体力濒临崩溃的马来在有史以来最爽的一次射精中昏迷了过去,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刘夏的身上,连阴茎都没有来得及拔出来……早晨马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刘夏的脸,刘夏的嘴唇破裂,下唇上几个细小的并带着血痕的牙印清晰可见,双目红肿,以往精致美丽的面容不在,取代的是一种破碎的凄凉。马来吓坏了,稍微动了动的时候就看见刘夏嘤呜了一声醒了过来,看着眼前马来带着关切的目光,刘夏勉强的挤了个笑容在脸上,对马来说你醒了啊!

  当马来掀开被子看着刘夏下体的时候,刘夏只是迷迷糊糊的说,讨厌,有什么好看的。愧疚的马来出门的时候刘夏没下床,只是说没事的,是我愿意的,马来,你在我身体上做什么都可以的。马来,你还来吗?马来站在门口呆了半响,出门的时候说;来!楼下马来骂了自己混蛋王八蛋的时候,一个男人拦住了马来的去路。

  当那个男人颤抖了给马来一张照片的时候,马来大喊了一声跑了回去,当刘夏挣扎了下了床打开门的时候,迎接刘夏的是一个力量大到极点的耳光,当刘夏跌倒了在瘫坐在地上的时候,一声大喊穿透了刘夏嗡嗡做响的耳朵;我不是你的郭阳!你这个婊子。等刘夏清醒过来的时候,只有散落在地上的一张照片,照片里,郭阳拥抱着的刘夏笑的是那样的幸福。

  马来疯了似的往伶俐家跑,一边跑马来的嘴里一边喊着伶俐伶俐我对不起你就在恍惚中的马来疯跑了穿越马路的时候,一声紧急刹车的声音就响彻的天际。

  刘夏坐在卫生间里,脸上带着微笑,双手手腕处流出的红触目惊心,张牙舞爪。刘夏仿佛看到了一年前,欢笑了过马路的郭阳一把推开了怀里的刘夏,而迎接他的,是一张透过车窗玻璃越来越近红透了的脸,那张脸上,写满了疯狂,血泊中的郭阳对哭泣中的刘夏笑着说:「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伶俐在房间里对朋友说,哪个男人不偷吃?我就是吓吓他,过两天兹要他表现好点,我一定原谅他。哈哈。

  字节数:21731

【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