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很喜欢美腋。有毛无毛的都喜欢。很多朋友反感有毛的美腋,觉得很脏,不美观。其实此想法差矣。中国文明史几千年,只有到西方文化影响中国后,中国美女们才学着西方贵妇开始剃掉腋下的美丽。当然,东方的是美丽,西方的却大多是臭气……

这话不厚道,不过却是属实。这跟人种有关,跟饮食结构也有关。白色人种汗毛浓且粗,而且体味重,腋下那味道是可以活活将人熏出眼泪来的。君不闻在咱们国家的西北边境,少数民族聚居地,有个歹毒的骂人话,就叫做:“信不信我一腋夹住熏死你?”

  咱们东方美女,少裸露,通常肤色都偏白。当罗裳半解,双臂微扬时,那腋下的风景又岂比神秘的叁角风光逊色?更要提醒看帖看图时常YY的各位狼友,其实大家YY咱们的古代美女时,千万别忘了想想那美腋下是怎生一个风光。别痴心妄想黄蓉小龙女王语嫣诸人,腋下会如同大小S 的“没有腋毛”示范照一般。……当然,如果各位非要想当年诸美女有那审美观,用内力震断毛根,我也就无话可讲。

  平生见过的极品美腋,有叁个。相同处是都是肤色绝白,腋毛浓黑。选一个来说,因为美腋的主人,也是个极品美女。

  说腋毛,现在最有名的就是《色戒》里的汤唯了。其实以我看来,汤美女虽然是美则美了,但距离极品美女和极品美腋还有老大一段距离。原因有叁:一是既不够风情也不再纯情;二是肤色不够白腻;叁是体型不够婀娜。那位朋友说了,讲美腋,你说这些干嘛?岂不知红花还得绿叶来配。用专业术语来讲,搭配可以起到衬托的作用,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乃至让您心驰之神往之。

  好了,白话一阵,无非是想拉拢更多的朋友喜欢美腋,在SEX8里顶出一片美腋的园地来。还望各位有同好的朋友一起再点点右边的“顶”,一起努力。呵呵,再谢谢一次。

  记得那年应该是二十一 岁,麻将桌上遇到了萍。她稍大我两叁岁,所以叫她萍姐。生活的城市比较休闲,每年都能有不少时间跟麻将桌上的美女消磨,也算是种享受。那是夏天,打麻将的地方是个靠水边的农家乐,竹子搭的凉篷,就在水边。清风徐来,再喝口清茶,看下美女,不亦快哉。

  我一直记得,萍姐那天穿的是件白色的长裙,无袖的那种。她皮肤很白,身材比较高挑,差不多165CM ,不胖但也不是豆芽菜型。看起来比较淡雅,比较高贵的样子。开始大家都一边打牌一边聊天,我也没太注意,我坐在她的上家,偶然间发现她伸手摸牌时,腋下有隐隐的黑色。没太多想,以为是戴的黑色的胸罩。

  后来打完一盘重新码牌时,她双手手肘都放在了桌边上,刚好这时候掉了一张牌到桌下,我弯腰去捡,一抬头,正好看到她左腋下郁郁葱葱的黑毛。当时的感觉没一点恶心的感觉,因为臂很白,毛很黑,很亮,也很干净。一点没有什么汗淋淋的观感。我不动声色地把牌捡起来,感觉小腹处一阵发烫,口里有点发干,喝了口茶压了压慾火,继续打牌。但是那天下午,我就时不时找些机会,比如递东西什么的,让萍姐来接。这样就可以悄悄看一下她那还不太注意掩饰的腋毛。估计她平时应该是很少穿这种露出手臂的裙子吧,因为她的腋毛的确是又黑又浓密,我忍不住在心里幻想,如果能把她扒光,从后面一边顶她,一边轻轻摸她的乳房和腋下,那该是如何一种爽得不行的感觉。心里想着,身体也就有了反应,大鸡巴一直硬着……可想而之,那天打麻将输得不少。但心情舒畅啊,我一边偷看兼打麻将,一边说小笑话哄萍姐她们几个开心,萍姐脸都笑红了,跟刚做过爱后倒是有几分相似。

  打完麻将到吃饭时间了。几个牌友纷纷起身上厕所什么的,就剩我和萍姐一边说笑,一边收麻将。麻将收完后,萍姐说披着的长发有点热,就坐在我对面,拿出根橡皮筋准备在脑后扎成马尾状。她抬起左手拢着头发,右手也举到脑后帮忙理头发,这下爽死了,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腋底的一切,黑亮的腋毛大概一寸长,白白的皮肤。我大鸡巴一下子硬得受不了,直想把她按在麻将桌上就地正了法。估计是我呼吸忽然变急促了,萍姐有所察觉,她嘴里咬着橡皮筋,白了我一眼。我轻轻笑了笑,说:美人挽秀发,深坐蹙峨眉,只见翻白眼,不知心恨谁?

  她脸一下红了,叁下两下把头发扎好,压低声音威胁我:再胡说,一会儿罚你喝酒!顿了顿,估计是想起我酒量还行,这个威胁没啥效果,自己也偷偷笑了。笑了笑,看到我也在笑,她又对我瞪了一眼,忽然叹了口气,说:你这张嘴啊,以后不知道要害多少小姑娘。我说:哈哈,不用担心没机会,萍姐你虽然不是小姑娘了,但在我心里,可比那些小姑娘有意思多了。她恼了,扑上来掐我。被我捏着手,动弹不得。这会儿就听屋里人叫:开饭啦,上菜啦,大家进来喝酒啦~~余下的事就是喝酒,喝酒,再喝酒。因为是离城比较远的农家乐,也提供住所,所以大家都放开了喝,也不用担心喝完还要开车回家。那时候我跟他们一起出去玩还算小兄弟,所以喝酒的主角轮不到我,我跟萍姐坐在一起,只顾着跟她聊天逗笑玩了。最喜欢就是有人敬萍姐的酒,她就要站起来举杯,一举杯……咳咳,我坐旁边就保眼福了。

  那晚后来都喝高了,萍姐和她几个姐妹到客房住了一晚。我在麻将桌旁陪着打通宵的,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后来工作忙,有两叁年的时间,估计每个月也就见着萍姐一两面,都是她要买啥东西或是买书时,找不到人帮忙或是陪就叫我。然后她被公司外派去了上海工作。有时逛图片站啥的会想起她来,觉得大多数图片真不如身边的姑娘们。呵呵,忘了说一句,我所在的城市是美女如云的地方,各位狼友不要眼馋。那几年身边的姑娘也多,年轻嘛,既舍得花钱,又舍得时间哄姑娘开心。经历了不少事,朋友里有分分合合的,逢场作戏的,要死要活的,当然也有修成正果早早结婚的。

  我的工作是做客户的,几年下来,也算是小江湖了。

  然后在一个夏天的午后,在公司西装革履打着领带人模狗样指导下属工作时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说回成都办事,住酒店里,笔记本出了点问题,叫我过去帮她弄弄,顺便下午一起吃晚饭,很久没见到我了。我把当天的安排打电话推了,然后回家里洗了个澡,神清气爽换了一身休闲装去了她住的酒店。半路想了想,绕了个路买了一堆她喜欢吃的零食。

  我刚一敲门,她就把门打开了,我笑着说:怎么这耳朵还跟以前一样灵啊?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看到我手上拎的吃的,这下高兴了,直说有前途,会哄美女了,以后能娶个好老婆啥的。我看她样子,跟以前没咋变,更有女人味了。我帮她弄电脑,也就是卡巴斯基的KEY 过了期,中了几个小木马。她尝了几块兔丁,就说先洗个澡,然后再出去大吃,刚到酒店就忙着跟联系人电话说事,都没顾得上。我说行,反正升级病毒库后扫描病毒什么的也得花点时间。

  因为刚初夏,气温也不算太高,屋里没开空调。我随便看了看房间,五星级标间的环境还可以,两个大床,会客沙发,写字台,梳妆台什么的。我一边帮她升级病毒库,一边听着她洗澡的水声,渐渐有点心猿意马起来。因为经常陪她逛,有时候还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吃吃豆腐什么的,她从来没生过气,想想关系有点暧昧。唉,这年头,就喜欢玩暧昧。

  一边乱想一边考虑一会儿出去吃点啥,就听到她关了水,已经洗完准备出来了。我心头一乐:美人出浴啊,这下可以看看了。就听她在里边说:哎呀,我忘了拿浴袍进来,我就这样出来啦?我说:出来就出来呗,你还担心我看你又白又胖的吃了你啊?她一听这话,就冲了出来,想掐我。咳咳,这原因嘛……美女姐姐身材挺好的,一点也不胖,被我恶语中伤,当然要报仇。这一条我是想到了的,但我没想到的是美女姐姐居然只穿了叁点和一件很长的大短袖就冲了出来。

  抵挡了几下,乖乖让她掐了一把,也就算了。我继续弄电脑,她准备换衣服。

  她找出了一条蓝色牛仔裤和一件短装,看了我一眼,说:闭上眼睛,我要换衣服。我说:换呗。这几年看得多了。她白了一眼,也没说话,忽然就把短衫脱了下来。我一下子愣了,虽然玩笑开得多,心里也乱想过,不过像这样通透地欣赏,还是第一次。特别是脱短衫的那一下,我又看到了那我最爱的两腋,如果是卡通片,我的鼻血应该是一下子就喷出来泉涌不止才对。

  我轻轻站了起来,可能是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也有点愣。我心一横,毕竟工作这几年也见得多了,不是初哥。走过去忽然把她的腰一搂,半往前半往高的往我怀里一抱。

  她脚没法完全着地,就只好就势抱着我的脖子,我伸出舌头舔了她下巴一下,她一下子受不了了,紧紧抱着我的脖子,我就开始吻她。诸位狼友都了解,第一吻是关键,千万不能停,不然就有可能泡汤。我不管不顾的,一边吻她一边把她的双臂往上托,这下我终于摸到我想了好几年的毛毛了,手感太好了,又顺又滑,可惜刚洗完澡,感觉有点潮气。

  我的手往前伸,轻轻握住了她的乳房,她戴的BRA 是黑色的,也是我最喜欢的颜色,让我感觉特别兴奋,我一边吻她一边捏着,然后右手往下伸,朝神秘地带摸去。她一边吻我一边咬我,双腿夹得紧紧的,不让我手插进去。我也就没急着往下,回过手来,双手一边捏她的乳房,舌头一边舔她的唇和耳朵,她紧紧搂着我,双眼闭着,浑身都在发抖。我也紧紧抱了抱她,又开始吻她,然后把她的乳罩摘了。摘的时候,她睁了下眼,看了看我,我咬了她一口,她就又闭了眼随我折腾了。

  我往下蹲了蹲,用嘴轻轻含住她的奶头开始舔。以往没注意,萍姐平时穿得挺严实的,不太显,其实胸挺大,C 罩不少。我一边摸一边舔,她抱着我的头。我的双手环着她的腰,不时往臀沟里探几下。渐渐的,我感觉她的腿松开了不少。我站起来一使劲,抱着她双腿环我腰间,把她托上了床。

  我伏在她身上,把她双手举过头顶,一边舔她奶头,一边摸她的腋窝和腋毛。

  她开始不断地呻吟起来,我抓紧时机,一下子把她的内裤也给扒了。她惊叫了一声,看看我,然后好像不好意思一样,翻身趴在了床上。我也跟着趴了上去,舔她的耳朵,然后沿着她的背往下舔。她的皮肤很好,又白又滑,一点红点都没有。我舔到腰那儿时,轻轻把她腿分开了些,从后面明显能看到小B 里已经水汪汪的了,我低下头,想去舔舔。还没舔到,她就吓了一跳,一下子翻过身来。我顺势把她一拉,让她趴在我的身上。我把她的长发理到一边,看着她红红的脸,说:萍,我要你。她一下子软了,全身趴在我身上,开始主动吻我。我觉得穿着衣服感觉不到她的皮肤,所以就挣着开始脱衣服。她帮我解着休闲衬衣扣子,忽然说: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我把衬衣丢到一边,说:来的时候刚洗过的……我可不是想着……故意洗的。她咬着嘴唇扑过来,按着我吻了一会儿,然后也开始往下舔我。我看着她白白的身体在我胸上摩着,拉着她手摸着她的腋毛。

  她似乎也知道我喜欢她的腋毛,就让我摸着,只是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我的胸。

  我摸了一会儿,轻轻地把她的头往下按了按,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也没说话。松了我的皮带,把我也扒了个干净。我冲她笑笑:这下咱俩公平了。

  都坦程相见了,那就没啥好说的了。

  我坐起身来,把她抱过来,她斜靠在我身上,抱着我的脖子,我一边吻她,一边抚摸着她的脸,耳朵,手,腋下,胸,腰,美臀,当然还有双腿间那个最重要的地方。她这会儿也放松了下来,随便我乱摸着,就是不停地吻我。

  接下来没啥好讲的,就是按捺不住地盘肠大战,一直疯狂到吃夜宵的时分。

  连着射了叁次,嘿嘿,不瞒各位,到后来去吃东西时,我的腿都有些软了。她更是明显有些吃不消,眼里水汪汪的不断瞟我,就差给我唱“就这样被你征服”。……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不过有时候男人征服了女人,也感觉是赢得了世界。

  再后来,送她回宾馆,老老实实睡了一觉。

  坏蛋是可以当,而且必须当的,但是老当坏蛋也啥意思,对吧?坏蛋要当得有品味,必须懂得收放自如。

  放任自流的坏蛋,那是没品的坏蛋,……色情狂这个称号,就算是老狼友也不会想要吧!哈哈。

字节数:9511

【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