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说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们这种地方。」年纪最大的武田杏子笑着说。

  「没有错,说这里是医院不如说是宿舍还有实在感。」年纪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里的杂志说。

  「而且又开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

  「你一直说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喝可乐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着她。

  「你能看得出来吗?其实,什么也没有。」

  「不,绝不会什么都没有。你快坦白出来吧。」奈美把杂志卷起来举在头上。

  「没有什么,是我们大人的事。」

  「这句话的问题可大了,你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吗?我们可都是结婚十年有孩子的人。」「对极了,要看什么情形,我虽然未婚也是标准的大人了。」由美子翘起嘴巴表示不满,奈美突然说。

  「我知道了,你大概是指307号房的病人吧!」「你认为那样吗?究竟是什么样呢?」杏子故意装迷糊,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

  「307号房的病人,一定是那个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点头一面说,同时也好像想到什么事情,露出微笑。

  「对,那个人讨厌极了。」

  「不错,好像他的好色是与生俱来的。当伤口好一点身体能动时,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不对,身体还不能动时就那样了。」说话时杏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家都捧腹大笑。

  那是在下午二时的休息时间,护理站除了大夜班的护理长元田真理子和还没有来的小夜班浅野良子外,护理站有四名护士。护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砖地房间,里面是六大米的日式房间。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式房间里,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间看女性周刊杂志,「307号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们谈到的男人。  大概是十天前来住院,年龄是二十八岁皮肤黝黑,撞到计程车伤到腰,左脚里有裂痕,右手也受伤,但正如杏子她们所说伤势已经好多了。听说是因为车祸赔偿的问题,才迟迟没有出院。

  「夏目小姐,你也到这边来吧。」千秋在想那个章二的事情时,杏子带着笑容向她打招呼。

  「不要一个人想心事,来聊天吧,你虽然是未成年,但来到社会上就是社会人了。」「我没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间。

  「已经习惯这里了吧?该是习惯的时候了,对这里有什么感想?」「我很喜欢这里,整个医院都有开朗的感觉。」千秋这样回答,但内心想着其他的事情。

  「开朗确实是开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里两面的。」川野奈美把杂志靠在脸上对千秋说。

  「你又在装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发出尖叫声。

  「夏目小姐,明白了吗?患者开朗的话,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开始时也许会不习惯,但很快就会习惯了,这一点你放心吧。」[奈美接下去说:「大概已经习惯了吧?你不是已经十九岁了吗?」「生日还没到呢!」千秋低下头,连自己也感觉出脸红了。

  「夏目小姐,我可以过来吗?」武田杏子带着笑容靠近千秋。

  「究竟是什么事呢?」千秋感到气氛有点异常。

  「让我摸还不到二十岁的乳房吧!」杏子说着。

  「这……请不要开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征求同意,但很遗憾的,没有一个人站在千秋这一边,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准备看事情的发展。

  「可以吧?我想回忆一下那种很久以前的感觉。」「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双手保护自己的胸部。

  现在如果是夜晚,而且和杏子单独二人的话,心情也许会不一样,况且已经经验过同性恋,也听过院长说的话,自以为了解这个医院的独特气氛。

  可是眼前有二个资深的护士,更重要的,现在是大白天,前几天和院长的那件事至少是在不用担心有人来的第三手术室里面的小房间,在护理站,是随时可能有人进来。

  「有什么关系?夏目小姐,让她摸一摸吧,又不会少一块肉。」川野奈美一面说一面过来抓住千秋的双手。

  「啊,真的不要这样。」就在千秋转头看奈美时,杏子的手摸到乳房。

  「啊……不要。」千秋为逃避那只手扭动身体,但手被奈美抓住,一点办法也没有,杏子的手从衣服上摸到千秋的右乳房。

  「哇!好大啊!」杏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又大又丰满,而且还有弹性。」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啦。」千秋一面哀求一面挣扎,可是杏子不理会千秋的话。

  「这样的年轻真叫人羡慕,能分给我三分之一就好了。」「真的吗?也让我摸摸看。」山本由美子来到千秋的面前,伸手握左边的乳房,然后像检查似的轻轻揉。

  「不错,好像乳房的肉还有节奏感。」

  「不要这样啦,会有人来的。」遭到两个女人抚摸乳房,千秋忍不住发出娇柔的声音。

  不愧是同性,知道女人的敏感部分。

  「不能这样,我……」可是那两个女人完全不理会千秋的哀求,从衣服上握紧乳房,向左右摇动,上下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喂,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的好。」抓住千秋双手的杏子,带着兴奋的口吻说。

  「啊……求求你们不要这样了。」这样的哀求当然没用, ……」杏子拿在手里给千秋看的是粉红色的塑胶棒,当然看就知道那是电动阳具。

  「不过,知道还是知道,让我用这个把你逐上天堂去吧,休息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你用这个泄过之后,休息一下正好是三点钟。」「看到你上了天堂,那两位小姐已经变成那样了。」转过头去看川野奈美和山本由美子二个互相拥抱把手伸入对方的大腿根。

  两个白衣天使的拥抱,使千秋感到无比的性感与刺激。

  「让我弄,好不好?」杏子打开开辟,送到骚痒感还没有消失的阴部上。

  无法忍受的快感使千秋扭动屁股,同样是有夫之妇的武田杏子使用的大概只有十公分大小但威力是不小,也许是已经泄过一次的关系,那种振动显得特别淫烈。

  「啊!啊……」从碰到的部分到膝盖内侧都产生麻痹感,千秋忍不住扭动身体。

  「你也给我弄。」千秋的右手被拉过去,手指碰到毛,然后有湿润的肉包围手指。

  「啊!」杏子在千秋的胸前发出快感的声音。

  从另外两个人的甜美声中,也听到手指活动在阴唇里发出的水声,还有就是电动假阳具的声音。

  受到资深护士们的洗礼,千秋立刻陷入官能的世界里。不过使她的品质与浓度发生决定性改变的事是在洗礼后第三天发生。

  这一天千秋是大夜班,十二点以后302号房的灯仍旧亮着。

  「青田太太会有什么事?大概是兴奋的不能入睡。」青田太太是明天早晨就要出院,大概因此兴奋的不能睡。

  「青田太太,还没睡吗?」千秋轻轻推开门向里看。

  「哦,护士小姐。」青田太太的眼睛没有睡意。

  「想到明天就不能入睡了吗?」千秋问着青田太太。

  「不!不是那样的……其他的人都睡了吗?」青田太太说着。

  「我想是的,我看过的病房是大家都睡了。」千秋回答着。

  「哦……护士小姐,你来一下,来这里坐下吧。」青田太太伸出右手。

  千秋拉过来一把圆椅在床边坐下。

  「我知道护士小姐今天是大夜班,一定是有缘份。」「所以我没有办法睡觉,从下午就开始心跳。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你不能来,所以我很担心。」「你说是什么意思呢?」千秋露出笑容,从青田太太的口吻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事。

  「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想要见面是随时都可以,但还是暂时要分开了吧?」「我有一点奇怪吗?恐怕很少我这样的病患吧。你把手给我好吗?」千秋更觉得不寻常,伸出左手。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夏目千秋的手。」青田太太握住千秋的手,又用右手压在上面。

  「软绵绵的真温暖,护士小姐你几岁?二十?十九?还是更年轻?」「十八岁,但九月就十九了。」千秋回答。

  好像很感动的握住千秋的手说「好年轻,比我年轻十岁,为什么这样年轻……」「青田太太也很年轻呀!」「没有,和你比较就差多了,你的手像婴儿一样柔软。」青田太太抚摸千秋的手。

  「这……青田太太……」千秋产生奇妙的感觉,想收回手时,青田太太已经把嘴唇压在她的手背上。

  突然的亲吻使千秋慌乱,连收回手的事都忘了。

  「我吻了你可爱的手,嘻嘻嘻。我有一个请求,为了这件事我就从白天紧张到现在。」青田太太在千秋的手上吻着摸着说。

  「对不起,因为你的手太可爱了。」青田太太的嘴唇移到手指头上,把小手指含在嘴里。

  「你不要害怕,会答应我的要求吧?你一定得答应。」「我不知道……我不要你这样。」青田太太用牙咬千秋的小指。

  「啊!」强烈的麻痹感从手臂掠过。

  「你肯答应吗?请说说看……让我说出来你若是不答应,我不会饶了你。

  「你再过来一点,我太难为情。」青田太太伸出右手搂千秋的肩,千秋失去平衡右手按在毛毯上。感到有软绵绵的东西,急忙把手移到边上。

  「摸我的乳房吧。」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边用娇柔的声音说。

  千秋感到紧张,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左手拉进毛毯里。

  「啊,青田太太求求你……这样弄不好。」青田太太的睡衣胸口已经拉开,手摸在丰满的乳房上。

  「你一定要给我弄,你不弄我就不放开你的手。」青田太太的口吻很急迫。

  千秋低头看青田太太:「要我怎么弄?」

  「这样揉。」青田太太用手压在千秋的手上,开始活动。

  随着活动的手,手掌下的乳房改变形状,确实是成熟女人的感觉,弹性也许比不上十八岁的千秋,但大十岁的青田太太的乳房是滑润而成熟的肉球。

  「对,就是这样,啊……好舒服。」青田太太皱起眉头扭动身体,看她有强烈性感的样子,千秋心不由得注意到自己有性感时大概也会那样扭动身体,在同事们的爱抚下大概就是这样扭动身体发出快感的哼声,最后泄出来。想到这里就自动开始抚摸。

  千秋的右手用力揉左边的乳房,用姆指和食指夹住变硬的乳头。

  青田太太表示有快感,然后用力抓住千秋的右臂:「还有这一边,二个都弄吧。」千秋掀起毛毯,从胸口的睡衣部分露出乳房。

  「这样弄会怎样?」千秋听出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同时一起拧两个乳头。

  「啊……」青田太太仰起头,发出快要哭泣般的声音。

  「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快在那里舔吧,咬吧!」听到哀求声,千秋看面前的乳头 。

  被二根手指夹住的乳头已经充血,比刚才红了很多,有小皱纹密集,表面微微湿润,好像等待有人把它含进嘴里。

  千秋的嘴被吸引过去,闻到甜美的汗味,张开嘴把乳头含在嘴里。

  「唔……啊……」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头紧紧抱在怀里,也不管头上还有白帽。

  搓揉左边的乳房,轻轻用牙齿咬右边的乳头,这样反覆爱抚时,青田太太更疯狂不停的发出表示快感的哼声,用力扭动身体,把千秋的白帽也碰掉了。

  青田太太在毛毯里夹紧大腿摩擦那种样子,连千秋也感觉出来。

  「她那里也许已经湿淋淋了。」千秋一面用舌头玩弄乳头一面想。

  就在这时,青田太太提出要求:「求求你也在下面弄吧!」千秋抬起头,发现青田太太和同事们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因为青田太太没有把这件事看成单纯的游戏,认为这是同性间的爱情,千秋感觉出青田太太是深深的爱上她。

  「你是明知故问,我已经不能忍耐了。」青田太太握住乳房上的右手拉到毛毯里。

  「啊!青田太太。」进入毛毯里的手碰到一堆毛。

  感觉出耻毛下有温暖的肌肤,说那里是膜也许更正确,因为手指上有特殊的感觉。

  「我就是想要你来弄这里。」青田太太在拉千秋的手,用手尖碰到硬块。

  「啊!就是那里,为了这个,我脱了衣服等你的,你看吧。」青田太太竖起腿拉开毛毯。

  千秋的眼睛被吸引在自己的手抚摸的地方。

  那里的毛好像沾满露水,发出黑色的光泽,数量可能有千秋的一倍。

  「这二周以来,我每天在心里想着你,自己玩弄这里,今天是最后一夜,好不好?」青田太太的手开始活动,千秋的手指碰到硬块。

  青田太太的雪白下腹部,有一点僵硬,同时微微挺起「啊……我的阴核真舒服。」下体向上挺,千秋对这种姿态感到妖媚,几乎快要目眩,「她感到阴核舒服了。」千秋知道那里舒服的感觉,尖锐的快感快要溶化的麻痹,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欢愉。

  「阴核是非常舒服的。」她在自己的那里也产生舒服感,忍不住的夹紧大腿。

  「弄吧,你快来弄吧。」青田太太抓住千秋的手,摇动着她的手指像电动假阳具一样振动。

  「啊……太舒服了,快要忍不住了。快弄吧,让我更舒服。」异常的颠倒感使千秋的声音颤抖。

  「像手淫时一样,像你自己手淫时一样。」千秋在挺起的阴核上,用中指按住,以快节奏摇动。

  青田太太挺起阴户,稍许分开颤抖的大腿。「你是这样手淫吗?啊,护士小姐……啊……」千秋觉得自己在手淫一样,不由己的也哼出声,夹紧的大腿也感觉到湿湿的,乳罩下的乳房膨胀,乳头也挺立起来。

  青田太太在床上扭动身体的同时,手向千秋的身上伸过来「我也给你弄。」手在衣服上面摸索,千秋压住她的手,怕她发觉乳房已经膨胀乳头已经挺立,青田太太一定也会在下面抚摸,让她知道那里已经湿了,实在很难为情。

  「不行,我不答应,我一定要你也感到舒服。好不好嘛?我要你和我一样的舒服,用我的手让你泄出来。

  「可是我很久没有弄过了,但说实话我是同性恋。」「我保证我会让你泄出来,好不好?这样我会让你尝到和男人不同的滋味,会让你觉得好得要死。」「我会让你好到极点,所以……好吧?」青田太太的手隔着衣服在胸上抚摸。

  「你的乳头好像硬了,是硬了吧。」手指在那里用力。

  「啊……」千秋不由己的叹一口气。

  「果然是硬了。」青田太太说着。

  「啊……青田太太。」千秋觉得上身已经无力,双手扶在青田太太半赤裸的身上。

  「乳头这样了,好像已经有了快感,啊……你真年轻……」青田太太就在衣服上轻轻揉搓。

  手指温柔的接触感,千秋感到陶醉和男人的情形不一样,很明显的不一样,虽然无法形容,只觉得手指软绵绵的,透过衣服也产生强烈的快感。

  「已经膨胀了,我感觉出来。」

  「青田太太,我……」

  「看,把我的手指弹回来了,乳头越来越硬了,也让我看看你的乳房吧,好不好嘛?」青田太太的手拉下拉链。

  这时候,千秋只有轻轻抱住青田太太的手臂,呼吸感到急促。

  「我不能就这样结束了,那样会很难过,让我摸你的乳房吧!」「我作梦都梦到你的乳房,而且不止二三次。」青田太太用右手支撑上身,左手从领口伸入乳罩里,握住右边的乳房。

  「啊……太太……」千秋用力抱住那个手臂。

  「啊,滑溜溜的有弹性。」手在衣服里虽然不方便,但还是在乳房上蠕动。

  「啊……太太,啊……」千秋这时候产生一体感,自己的肌肤和对方的手掌一样湿润,刚才抚摸青田太太的阴核,觉得摸自己的一样,现在也觉得自己在抚摸自己的乳房。

  身体有了触电感,千秋不由得弯下上身。

  千秋从衣服上压住自己的胸部摇头,嘴里没有办法说出不要。

  「我早就想要你的乳房,想的要死。」青田太太一面用手揉乳房,用另一只手把拉链拉到腰部。

  「啊……太太……」全身的血液在沸腾,沸腾的血液开始逆流。

  「让我看。」青田太太的手把乳罩拉上去。

  两个乳房摇动,那种感觉使千秋感到无比的充实。

  「你的乳房圆圆的向上挺。」被人看到表示快感的乳房还是会难为情, 千秋用左手的手腕与手指掩盖乳头。

  「不能藏起来。」青田太太想拉开千秋的手。

  「不行,让我仔细看,摸一摸……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摸在手里有美感,粉红色的乳头真可爱。现在更硬了,这样会很舒服吗?有麻痹感了吗?这样弄的话下面也同时有快感吧。」青田太太把二个乳头夹在手指头扭动。

  千秋忍不住坐在椅子上扭动屁股,确实和乳头的快感连带的产生阴核也被摸到的感觉。

  「这样弄的话虽然没有摸到下面,但也会有感觉吧。」嘴里不能说出有快感,但身体已经表达出来,忍不住要扭动,感觉出那里已经湿了,不只是三角裤,可能裤袜也湿了。

  青田太太从床上抬起上身,把脸靠近赤裸的乳房:「可爱的乳头,真想吃了它。」千秋在心里想:「她要用嘴弄了,就像自己刚才弄的那样,一面把左边的乳头含在嘴里。」强烈的甜美和麻痹感,千秋把青田太太的头抱在怀里,光滑的嘴唇吸住乳头,舌尖从乳晕舔到乳头。

  「啊……啊……」千秋不由己的叫出来。

  青田太太的手掌巧妙的按摩右边的乳头,那种的快感和左边乳头的不同快感,形成无法形容的震撼,身体开始颤抖,而且这种快乐的来源在于对方是同性而且是患者。

  这不是正常的,她还在上班的时间内,违背道德的感觉使欲火更强烈。

  千秋抚摸青田太太的头发,下面已经形成无法忍受的状态,不由己的扭动屁股,如此一来湿润的阴唇相互摩擦。

  屁股向后缩,阴户向前挺,阴唇分开,内裤的布碰到阴核。还想要,要更大的快感,青田太太说她是同性恋者,啊……快弄吧。

  青田太太咬乳头的根部,牙齿从乳晕轻轻咬到乳头下面,舌头在乳头顶上微妙的摩擦。

  「挺起胸部,屁股从后摆动,这样能摩擦到阴核。」青田太太手伸在千秋的腋下说。

  青田太太拉的时候,千秋的身体失去平衡倒在床上「等一等,我的鞋……」「就这样上来吧,我会给你脱鞋子。」青田太太让千秋侧坐,脱下她的鞋。

  「啊……真性感,护士小姐的全身白色,太性感了……」脱下鞋后抚摸穿着裤袜的脚腕。

  「我以前的爱人是职业妇女,在银行作事,银行的制服也很不错,但比不上护士的白衣服。」「而且我们很少穿白色的裤袜,只有护士小姐才配穿白色的。」手从脚腕摸到小腿肚上。

  「真柔软,我以为护士小姐一天在走路,所以会更硬。」手从小腿肚到膝盖的后面。

  「啊……」痒得使千秋缩紧身体。

  「痒吗?痒是表示有快感,我像你这个年龄时也感到很痒,以前和我的爱人只是互相抓痒就有达到高潮的经验。」「这里会痒的话,这里也会痒吧?」青田太太的手摸到大腿根,而且是用指尖轻轻的画过去。

  千秋侧坐的腿用力夹紧,大腿上起了鸡皮疙瘩,好像有一波一波的电流。

  手指到达最里面。手指尖分开大腿根与下腹部的肉进来时,轻轻碰到已经硬起的肉豆。

  强烈的快感使得千秋抱紧青田太太的身体。

  「让我再摸一摸。」手指已经来到阴唇上,但中间隔着三角裤和裤袜。

  「已经湿淋淋了,在裤袜上就已经湿成这样了,因为湿了所以能轻易摸到阴唇的位置,是在这里吧?」「这里是最敏感的地方吗?我可以看吗?我能在里面直接摸一摸吗?」千秋用大腿夹紧青田太太的手。

  「你躺下好不好?」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边悄悄的说,把她推倒在床上。

  「啊……教我想起以前的事了,第一次教我同性恋的也是一位护士小姐,是可爱的白衣天使,我在高中一年级时患肾脏病住院,就在那时候……」「那个人好像二十一、二岁,我睡觉时把手伸进被窝,对我做各种事,而她做的像作梦一样的舒服,全身都给我摸过,当然也有集中性的地方,有时候用吸或轻轻咬。」「下面开始时是用手指,过了几天就用嘴,我对那个护士,看到白衣天使里的黑毛时,确实造成很大冲击。」「那是我第一次的同性恋,刚满十六岁的时候,是十月底,晴蓝的天空好美。」「出院以后就开始找女人了,看起来好找实际上不容易,而且我那个高中是男女共校的。」「不过还是能找到,没有同性恋的对像时,每天就靠手淫,同性恋好像是手淫的延长线。」「刚才说的那位银行员,是我来到社会以后的事,我们还同居二年,她真的和你很像,面貌和身材都很像,甚至于说话的声音。」千秋无法插嘴,只好默默的听,同时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令人陶醉的倒错世界。

  手指慢慢移到三角裤上,千秋扭动一下屁股。

  「为了一点小事和那个人分开后,不知道为什么会和一般人一样的结婚,以后也就忘了同性恋,可是自从看到你……」青田太太拉下裤袜和三角裤:「给我看……」「哇!真新鲜,还发出光泽,十年前大概我也有这样的毛吧,应该拍照片留念的。」「啊……不要这样看嘛!」千秋夹紧大腿想用手掩饰前面。

  「不要藏起来。」青田太太拉开她的手又摸大腿。

  「让我看看里面,不要紧张,让我看看更深的地方吧!」「是湿的,还发出亮光,把大腿再分开一点,对,分开一点。」可是千秋就像用了催眠术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慢慢分开大腿,而且随着自己的慢慢分开大腿,对于有人看阴部的事实,很奇 妙的产生麻痹的快感。

  「张开了,你那里的红嘴张开了。」

  「流出来的东西积存在那里,有一些还流在屁股上。」「就是这里……」突然有手指在那里插进去。

  夹紧大腿,但青田太太的手在那下面,手指还继续活动。那是很细的一根手指,手指出出进进时产生微妙的感觉。

  不自觉的在腿上用力,用力以后刺激就会更强烈,快感就增加。

  「你舒服了吗?是不是?」千秋连连点头。

  「我会让你更舒服,还会让你泄出来。」青田太太的手突然拔出去。

  不由己的千秋的屁股在追逐那根手指。

  「和男人的情形不一样的。」青田太太的一只手按在肚脐下面,另一只手抚摸阴毛把阴毛向左右分开,感觉出挺起的小肉豆浮露出来,意念集中在那里。

  青田太太的手指在那里轻轻接触。

  大腿产生一股电流,连脚尖也开始紧张,手指开始活动越来越快。

  不由的挺起阴户,千秋觉的自己的阴核飘浮在空中。确实不是男人手指的动作,这是只有了解心里的手指才会有的动作。

  性欲越来越高阴户开始波动。青田太太好像迫不急待把自己的下腹部靠在千秋的脸上。

  千秋知道和青田太太的手法比较她是太笨了,但尽量模仿青田太太的动作,在埋没耻毛里的肉豆上前前后后的抚摸。

  青田太太发出像啜泣的声音,大腿开始颤抖。千秋主动的分开自己的大腿,更高高挺起阴户。青田太太收回手指,用嘴吸吮千秋的阴核。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快感,青田太太不只是吸吮,还轻轻温柔的咬肉豆的根部,男人从来没有这样咬过。

  青田太太很巧妙的用舌尖把肉豆的包皮剥开,用舌尖舔露出来的嫩芽。快感始她陶醉手的动作开始迟缓。

  「我们是在性交……」青田太太气喘喘的说。

  「是同性的性交……」当这样说出来时,屁股猛烈扭动,吻合在一起的阴唇发出非常淫靡的声音。

  「你想泄了吗?」

  「要泄了吗?泄吧!泄了吧!」身体僵硬,双手放在身后,在交叉的双腿上用力,头向后仰。

  「你泄了吗?」声音细小表示达到高峰。

  「你泄吧!痛快的泄出来吧!」青田太太的阴唇像嘴一样的活动,吸吮千秋的阴唇。

  四肢、乳房以及屁股都在痉挛,同时在另一个人身上也感觉出相同的痉挛。

  那是二天前的事,下午为量体温去修次的房间。

  「护士小姐,我已经不行了。」当千秋拉开毛毯和睡衣的领口,在右腋插进体温计时,修次用兴奋的口吻说。

  「什么事情不行了?」千秋这样问,其实早就想到,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

  「你是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呀。病患应该把自己的想法或感觉,坦白的告诉大夫或护士的。」「二十六岁的健康男人在床上躺四五天会怎样?护士小姐应该会知道的。」「健康的话就不应该来这里住院的。」「我不过是单纯的外伤,身体本来是很健康的。」修次这样说着,皱起眉头表示不满意修次是因为左臂的骨折和肘腱断裂来住院,左臂打上石膏固定,这样躺在床上,就像修次本人说的,身体本来是非常健康的,性欲无法排泄是不难想像。

  「好像是那样,但又怎么呢?什么事情不行了?」千秋故意这样问,很想知道他如何回答。

  「是立起来就无法解决。」

  「立起来是什么东西呀?」千秋一面问一面心跳。

  「当然是肉棒!」修次回答的口吻像愤怒。

  「肉棒立起来以后实在没有办法解决。」

  「是吗?怎么办呢?」

  「不放出去会感到很痛苦。」

  「那么就放出去吧!」

  「你说的很简单,我的手不能动。」

  「你的右手不是可以动吗?还是一定要用双手呢?」「一只手是可以的,但我的左手不能动。」「你每一次都是用左手吗?」千秋不由得笑起来。

  「可是右手能动就用右手吧,不是差不多吗?」「当然勉强还是可以弄的,可是护士小姐,用不习惯的手吃饭会觉得不好吃对不对。

  「这是同样的道理,既然要弄就想弄的很舒服,这不是人之常情吗?」「所以才这样向你恳求,反而像是强求,而且这种事情还是由爱人或太太来做的。」「可是没有太太或爱人的时候怎么办?」「哟……像你这样英俊的男人真是意外。」

  「如果你肯的话,我愿意把你当作爱人。」

  「其实你是只要看到女人都会说这种话吧?」

  「怎么会?我的爱人是只有夏目千秋,十九岁。」「你还真会调查。」胸上只带着只有姓的名牌,所以名字和年龄一定是向其他的护士问出来的。

  「那是当然,我喜欢你这样身体丰满的人。」

  「照你这样说,我好像是好色的护士。」

  「这里不好色吗?」修次不管腋下有体温计,伸出右手摸千秋的下腹部。

  千秋反射性的向后退,但确实是只有反射动作而已。

  这时候千秋突然有了反省,护士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可是也没办法,我没有时间。」

  「时间是不用担心的,量体温的时间就够了。」修次用眼睛看掉在床上的体温计,模仿幼儿的口吻说。

  「拜托啦,我一直在等护士小姐来这里。」

  「这话没有错吧?」

  「当然没有错,是我本人在说。」千秋拿起体温计甩下水银柱,插入修次的右腋。

  「知道吗?这个手是不能动的。」

  「 好吧!绝对不会动。」修次露出兴奋的目光,表现出内心的喜悦。

  「要怎样做呢?」

  「就是揉搓立起的东西,使那里舒服就好了。」「你真是麻烦的病患,其他的人都不会这样。」「他们的手都能动啊!」「你是不是把我看成那一类的女人了?」

  「不,没有。」修次瞪大眼睛鼓起嘴巴说。

  「正相反,你是天使,真正的天使。」

  「你想要白衣天使做那种奇妙的事吗?」

  「就因为是白衣天使,才会另人感动受不了了呀!」「真拿你这种人没办法。」千秋耸耸肩把他身上的毛毯拉到腿下。

  千秋拍一下长满黑毛的大腿,看到内裤的中央撑起帐篷,觉得难怪他叫痛苦。

  「很可怕的样子,可是好像从这里拿不出来。」拉下内裤时立起的东西挡住,千秋用手指拉内裤这样才得通过这时候出现巨大的肉棒,拉动的弹力使肉棒打在肚皮上后又立起来。

  非常粗大,血管浮出来像网目,龟头发出紫色的光泽,好像马上就要射精的样子。

  「要怎样弄呢?」千秋故意用右手死板板的握住。

  修次轻哼一声,肉棒好像更硬了,露出痛苦的表情说:「握住的手上下移动。」「我这样弄对吗?舒服吗?」「很舒服,你的手软软的,用的又是右手,所以和手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你刚才说给别人弄时,左右手是一样的。」「我错了,右手好,你的右手太好了。」修次露出陶醉的表情说。

  「太好了,肉棒要溶化了。」

  「这样硬的东西是不会溶化的。」

  「这样的速度好吗?还要快一点吗?」

  「不,这样正好,就这样弄下去吧!」修次这样说着活动一下右手。

  手向千秋的方向移动,碰到白衣口,腋下的体温计又掉了。

  「我说过你是不可以动的。」

  「只是一下下,好不好?」手指像在大腿间骚痒似的上下移动,千秋扭动屁股。

  「让我的梦变成真吧!我每天作这样的梦。」还没有说完修次的手指就碰到溪谷的位置上。

  千秋不由己的夹紧大腿,但形成大腿温柔包容修次肉手的结果来。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的阴户的感觉,十九岁真好。」因为修次的手指在裤袜上蠕动,千秋不由的蠕动屁股。

  她已经有性感。想到大白天里量体温时和病患做淫邪的事,心里就非常激动,随时有人会进来的紧张感,身体先有了强烈的反应,不用说早就知道那里已经湿了。

  「护士小姐的这里湿了……」修次的声音表示很感动,手指更深入。

  连同裤袜一起插入的感觉,使得千秋忍不住手上用力揉搓肉棒的动作更大起来。

  「啊……我是在作梦,和梦里的情形一样。」修次的大腿发生痉挛。

  「啊……要射了……」修次挺起屁股,千秋立刻把左手盖在龟头上。「和哼声以相同的节奏,有温温的液体射在手掌上。

  从手指间溢出白色的精液,男人的味道使千秋陶醉,同时用左手揉搓滑溜溜的龟头。

  在病房里的那种行为使千秋想起吉田。自从三星期前的那一次以后,千秋一直想吉田那样的男人,一直到现在才有修次的出现。

  【完】

  字节数23111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淫淫操,yinyincao,人人操,淫淫草,人人草,咪咪爱,咪咪色,咪咪爱在线视频,超碰在线WWW.AV362.COM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