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师生.春梦全-

艳阳高照的七月初,天气酷热。一个国字脸、身材壮硕的青年,顶着太阳骑车在柏油路上。口中喃喃自语┅什麽鸟天气嘛!好好的冷气室不待着,还有少芬陪着闲聊多好,偏偏现在一个人在这麽大的太阳下骑车,真是犯贱。

这青年是杨圣华,今年才从中坜的专校毕业,少芬是他的女朋友,也是房东的小女儿,还在醒吾专校念书。等着入伍服役的圣华,并没有在毕业後,马上回到家中,一来家中并无兄弟,父母又忙於工作,日子实在难过。况且好友们还在这里,大夥嘻嘻哈哈的可打发时间。二来离入伍的日子愈来愈近,他也想就近陪陪少芬,舍不得离开。

想起少芬,心中不由得一阵甜意,长长的头发及肩,面容清丽明亮,身材高挑,是个让人感到眼睛一亮的讨喜女孩。尤其在最近,天气炎热,往往一身凉快的穿着和又紧又短的迷你裙,总令圣华欲火翻腾,胀痛难消。

若隐若现的丰满胸脯乳沟深陷,雪白无瑕的大腿,从窄短的裙中露出,几次险些令圣华当场出丑。

记得在两年前,刚考上学校来中坜注册时,无意中在学校附近的小店中看到她,从此难以忘怀,夜夜入梦。当他知道房东苏先生是她的父亲时,拼着每月高出别人两仟元和不准在屋内打麻将的代价,硬是把房子租下来。为了这件事,好友还连连责怪他,最後只好以代朋友垫差价来收场。

幸好老天有眼,近水楼台加上特意的制造气氛及好友的帮助,少芬总算对他另眼看待,尤其最近这一年来,感情进展更是快,虽然两人间尚未有过性关系,但在彼此间情意绵绵之际,拥吻缠绵上下其手,而从少芬身上抚摸到的肌肤弹力十足,鼻子传来的丝丝发香,再再都让圣华消魂不己,难以自持。

机车在火热的公路上,慢慢的前进。圣华因为心中有事在想,倒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感到那麽热了,回忆少芬心中自然甜蜜无比,但只要想到这两年来,替好友林丰补足的房租差价己经快五万元了,真是心头滴血愤恨不平,若再加上当初追少芬时,林丰那小子趁火打劫猛敲竹杠,更是让圣华觉得恶梦连连,有苦难言。

林丰是圣华高工时的学弟,由於圣华曾经重考过,待在补习班一年。在补习班上和当时是三年级的林丰同班,坐在同一排上,因为同校彼此间曾见过照面,自然较为熟识,又谈得满投机的,於是便成了好朋友。

联考後两人因成积相差不多,於是便同时进这所专校,圣华是机械科而林丰是电子科,就在圣华迷恋少芬时,想租苏先生的房子,而林丰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厝脚」,与圣华同进退罗!想到林丰就让圣华感到头痛。

自从六月中结业以来,就没看见他过,毕业典礼上也见不到他的人,在公告栏上看到他的成绩时,圣华吓了一跳,有一科电脑的专业学分被死当,肯定毕不了业。

「这怎麽可能?」圣华讶异的脱口说出。圣华心想,林丰向来学业、运动、交友、人际关系等┅。科科拿手,名列前矛。一年级时还拿奖学金,是社团代表,就以这次的成绩来说,除了这科以外,其他的科目都在九十分以上,实在没理由呀!圣华跑到林丰的班上问他同学,才知道是因为和课堂教授有冲突,期中考後就常旷课,连毕业考时,那科目又缺考,不死当才怪!

「课堂教授是谁啊?」「是李教授。」「你是说去年九月才从美国回来的李玉玫教授?」「不是她还有谁呢?」就在十分钟前,当圣华和少芬在客厅吹冷气闲聊时,这个“失踪”多日的林丰,总漭晶话回来了,接过电话的圣华劈头就骂∶「你死那去了?现在才打电话来,全世界都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啊!」「我去环岛一周啊!」电话那头传来林丰那狡滑又神密的笑声。

「你好样!害我担心好多天,打电话到你家,也说没回去,真把我急死了。」「急死了?我看是爽死了才对吧!没有我这个“五百瓦”的在,你和少芬会那麽乖?」「少鬼扯!你现在在那里?」「找“厝脚”啊!你月底就要去当兵了,不快找人来顶你,我一个人出房租吗?」「别哈啦了!你知不知道你被当了?」「知道啊!我是故意给她当的,不然我干嘛急着找“同居人”?吃饱没事干啊!」「故意的?」「别说这些了,照这个地址来载我回狗窝吧!」林丰说了个地址,是离学校不远的社区,圣华记得那个社区在小山坡上,风景很好,学校里有很多老师都住在那里。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