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和我$的硕士生导师全-

1991年我毕业于某农业大学食品系。毕业那年,89年那场「学潮」的影响还没有结束,大学生工作分配的情况普遍比较糟糕。我也因此没有能够回到我原来生活的城市,被分配到辖属一个县的农技推广站工作。县城不大,晚上也没有几盏路灯。当地流传着一个笑话:划根火柴就能绕县城一圈。呵呵。

出了城就是庄稼地,可以去散散步什么的,这对我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也算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与我同样命运的还有好几个人,分别在县上不同的部门工作。于是,我们这几个从城里来的大学生自然而然地结成了伙伴。

最初的日子还算开心,时间也过得飞快。转眼到了第二年,伙伴们一个个通过各种关系又调回城市里去了。

眼看着大家一个个的离开,我的心里不免着慌,开始有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可是我出身于工人家庭,经济条件一般,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想调回城市就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

出于无奈,我只好决定报考研究生,这是我唯一的出路!经过一年的努力,93年我又考回了我的母校,学习乳制品加工专业。

我的硕士导师是个女的,姓张,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高挑,长相不是特别漂亮,但也算中等偏上。开始并没有引起我特别注意,只是对她开朗的性格有一丝好感。倒是我的几个师兄师姐为人热情,待我很不错,大家很是融洽。

第一学年主要是上课和挣学分,每天忙忙乎乎的。从二年级开始进入了实验选题和实施阶段,不用在上课了,感觉一下子轻松起来。为了选好题目和进行实验室安排,我去找导师商量。导师告诉我,她今年正好联系到一个横向技术合作项目,主要工作在一家较大的乳品厂开展,虽说学术水平有限,但是有合同经费,可以适当增加一些收入,问我愿不愿意做?遇到这样的好事我自然是欣然同意。

没想到这一同意,竟引出了一段非同寻常的故事。

我同意后,很快就在导师的帮助下完成了开题报告,然后随导师下工厂实地考察,设计和安排实验内容。

厂方对我们很欢迎,为了方便开展实验工作,特意在厂部行政楼三楼打扫出两间空房安排我们住宿,还买来新的床铺和被褥。

这样安排便于我们随时去车间查看情况。另外在厂里大车间的一角安置了一套小型实验装置,并用简易板做成隔墙与车间的正常工序分开,并做成了一间小的无菌室,用于实验和常规检测。

其实,刚开始我和导师之间也没有什么,并且为了加快实验进度,每日的工作都超过8个小时。

我们在厂里除了实验工作以外,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可做,所以经常在晚饭后还进车间加班。

晚上,除了有几个值班工人偶尔来巡视一圈外,大多数时间,诺大的车间只有我和导师在一起工作,一边干活一边唠唠家常,关系也随接触的密切日益亲近,后来几乎是无话不谈,还开开玩笑。

这时我才知道,我的导师是辽宁人,几年前离婚自己带着一个小孩。在我考入学校的前一年和本校另一位老师结婚,婚后不久丈夫就遇到一个出国机会,去了新加坡。小孩5岁了,暂时在辽宁老家随外公外婆住,准备明年接回来上小学。

在厂里,所有的活儿导师总是和我一起干。

有时候遇到一些脏活累活时,我说:「张老师,你歇着吧,我是男的我来干。」这时候她总是说:「呵呵,别忘了我身体好着呢,得过好几次全校羽毛球冠军呢!」于是师生间其乐融融,感觉到在这个陌生的厂里我们就是亲人了。

有一次在无菌间里干活,我和导师都累的满头大汗,休息时导师拿出一个苹果,可是没有水果刀,就说我们一人一口凑合着吃吧。

她刚把苹果咬到嘴里,一台恒温培养箱不知怎么的冒出了一丝火苗,顾不得放下苹果我们就赶紧灭火。灭完火,我们俩满手都很脏,但苹果还咬在导师的嘴里,她示意我用口去接。于是我咬住苹果,她先吃一口,再用口接住,我吃一口……就这样我们吃完了那个苹果。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淫淫操,yinyincao,人人操,淫淫草,人人草,咪咪爱,咪咪色,咪咪爱在线视频,超碰在线WWW.AV362.COM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