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时代几个女子的纠葛 作者:likelover 字数:4781 新人新作,请多多支持,并且不熟悉版式,请管理多指点多帮忙 本人一向认为自己运气不佳,周遭朋友普遍反映运气比较好。看到有机会在 这里讲述自己的故事,也不免手痒,写下当年的经历,缅怀已经逝去的青涩时光。 本人行文具有一定文艺腔调的无病呻吟,如果喜欢来直接的请忽略本文或去 看片下火。不接受对本人文辞拖沓罗嗦的批评。 正文开始 本人初中时光恐怕是一生中难忘的一段时间,主要原因是本人的运气不好, 考试成绩与所分学校差距严重却也无可奈何,家人没有时间对本人进行管理,所 以也就听任本人自行其事。 本人所处初中暂时叫做三十八中,曾经有歌谣对本人学校进行描述,歌谣为 “三十三的混混三十五的贼,三十八的小姐满天飞。”本人学校男厕外墙后面基 本是皮肉交易的场所,正在度过青春期的混混与所谓的社会闲散人员整日出没于 此处,本人估计整个城市的,具有一定江湖经验的朋友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个地方, 所以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本人简单描述下自己,个子不高,长相很一般,胖子,谈吐带有一定非常令 人不爽的文艺腔调,这样一个人不应该和这种地方挂上钩,所以本人每日都做乖 乖学生,受到老师同学好评。 本人有一劣习,对金钱交易具有非常的兴趣,结果长大竟然真的从事的相关 工作,这个不谈,说初中时正是vcd 横行我国大江南北、的时候,本人找到一些 渠道,作为一个学生开始倒卖光盘,什么内容,你们知道。 低买高卖的结果本人没想到一个学校的市场竟然如此之庞大,那时对金钱的 认知也较为简单,每日毛利润在百十块钱,大家吃吃喝喝维持关系后,净利润在 七八十,学校门口的水煮什么什么串子才一毛一串。本人日子较为开心,小生意 越做越大的时候,麻烦出现,也就是我人生的第一个女人,遗憾的是,我现在竟 然真的想不起来叫什么了,非常的惭愧。暂时定为艳,此女明眸皓齿、美目流盼, 是本校所谓老大的马子,此女于初二的某个夏日黄昏,趁本人放学之际问本人是 否还有片子,本人一副生意人的嘴脸客气应对,一张十块、童叟无欺、货真价实、 如假包退,名叫艳的此女掏出一张一百,绿色的,第四版人民币,本人身上竟然 无找零,或者找零不够,或者那天此女人眼睛太明亮、或者那天阳光太耀眼,这 对于一个专业的贩子来说简直就是耻辱,本人无奈说,那再找你一百好了,叫做 艳的女子笑得整个夏天都不热了,本人见不得这个,心里觉得很划算,一百能买 到这个等级的笑容,本人赚大了,别觉得本人没见过女人或者穷装胖子,这事本 人干多了,比如五百块钱做出租从某城市到某城市,比如一千块钱买小姐给本人 剥瓜子,正常。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本人和这个女人交往较为密切,纸是包不住干 柴烈火地,本人在某个傍晚在某个出租屋里丢掉了本人的贞操,若干天后狗血地 被所谓的学校老大捉奸在床,用半个塑料盘子与那老大拼得两败俱伤,盘盘见血, 却被他的六个小弟打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若干年后和某老大在同学会上不期 而遇,本人一边和早就不认识的女同学胡吹海侃,一边准备撤退,本人心里是发 虚的,毕竟那时吃亏的并不是本人,那老大却厚道地过来非要和我喝一杯酒赔礼, 本人当时笑得很苦,心里有点酸。 那名叫艳的女子,说实话本人是没什么感觉的,长得不错,一脑袋浆糊,不 然也不会被一个混混哄上手,床上无所谓功夫,体型明显偏瘦,那年头不知道所 谓后门为何物,更遑论p 来p 去的,只是记得有一双大大的无辜的眼睛忽闪忽闪, 是本人的学姐。 春去秋来,本城突有一日严打,碟贩子损失惨重,死伤大半,本人上线一向 有备份,那些日子交易量剧增,本人隐蔽性太强的原因,竟然在半城之中成了有 数的中转点,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发财的都是闷声干活的,发现了其中的安全 隐患,本人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桩还算收益不错的小买卖。此后再听说想当年有 个小孩垄断了半个城市的光盘市场,已经是江湖上的传说,某一笑而过。 题外话,不得不说当断则断这是本人的好习惯,前几日783 拉出8%,本人毫 不犹豫重单卖出,再次受到无数宵小非议,持有组合的老板也不很理解,但风险 和利润成正比,且看周一开盘谁能笑出来。 和学姐颠鸾倒凤的日子不长,因为受到了原配的干扰,还有这桩生意的结算, 夹杂一些社会关系的清理,本人不得不小心谨慎,低调做人,必须承认蛇鼠有道, 学姐的周边常常有些明显已经吃过禁果的女子一同厮混,免不了混了个脸熟,再 加上本人有流水进账,她们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对本人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仰慕, 慢慢的渗透,小心地策反是本人的拿手好戏,若是第一面见了,估计产生不过是 路人甲乙丙的想法者大有人在。经过路边小吃三块五块的糖衣炮弹的有效侵蚀, 本人对其中一个胡姓女子产生了兴趣,胡姓女子个子着实不高,大概有一米四五 左右,小巧玲珑,却也是传说中的公厕,有兴趣的原因,并非因为其放浪的性格, 而是其操一口流利的北方话,与本人聊天时一搭一档仿佛说相声一般,彼时正逢 冯小刚贺岁片大热的时候,话说华谊兄弟本人至今怀有好感,在公开场合也曾经 说过不少好话,认为其有可能是中国的20世纪福克斯,关于演员走走离离的事情, 其实看透了对比,媒体不过是婊子,大众舆论的导向控制不过是两个问题,不再 继续往下说了,各位可以低位关注华谊。 小胡同学嘴大眼睛细,眼角上翘,仿佛不成熟的丹凤眼,风情万种,每日里 脏话连篇,来言去语锋利无边,兵来将挡是水来土掩,传言皆不可信,本人真实 叙述亲耳听到,曾在吃串摊子旁边,有一社会上大混混调笑说,昨晚上他兄弟上 小胡,逼黑得都反光,小胡毫不在意,慢条斯理说,不光黑,还特别大,你那鸡 巴插进来就和这一样,说着她拿吃串的竹签子在汤锅里搅了两下,那混混脸色发 青,继而在一帮不要脸的女人浪笑声中抱头鼠窜,本人鬼使神差接了下句,我也 想试试,然后拿竹签子也在锅里又搅又插的,一干女流氓大笑,有几个颇有些眼 色的就把小胡往本人身边推,是夜,本人就领小胡同学在旁边某混混家的炮房办 了事。 胡小姐胆识过人,人中龙凤,凤在江湖,却也是身不由己,父母离异,无人 照看,就本人而言,也算得上是有些共同话题,本人父母虽小小官僚,常年无暇 他顾,来往于地图坐标之上,同为天涯沦落人,本人天性不好打听别人私事,只 重当下及未来。三说两说赤膊相见,果真大开眼界。不知是天生白虎还是自己有 剃毛的习惯,说黑得发亮是真过了,客观说是黑得发青,有趣的是乳头也是黝黑, 这令本人一个刚上道的后辈如同新手司机面对45度斜坡的半坡起步一般惊怒交加, 胡小姐却温情款款,游刃有余,猩红的指甲如刀,看待本人如待解之牛,三两下 杀得本人片甲不留,她提刀而立、为之四顾,本人裹着床单羞愤欲绝,已经得知 今夜是谁办了谁。 而后几日,再见胡小姐,心中有多了一丝痒痒,免不了再次尝试,虽然还是 干净利落被斩于马下,但是小胡同学花样翻新,最重要的是她始终温情对待我, 不禁令人流连沉沦。完事后侧卧本人身边,问些奇怪的问题,有些本人能答出来, 有些本人也答不出来,甚至现在能回忆起来的大多问题,本人都回答不出,有人 生而知之,小胡无疑是属于这种的。问题一,人和人是不是存在绝对的吸引力, 本人当时认为不是,现在想起来,假如放到一个无人小岛的男女,是不是这个假 设就成立了。小胡真的很神奇。 说重点,小胡身体纤瘦,盈盈小腰不足一握,但是非常柔软,自己会想些与 众不同的动作和体位,她是真心喜欢这件事的。这样有来有往的日子没多久就放 了暑假。本人遇到生命中的克星,真正是克星,刻骨而铭心。 暑假本人的母亲应邀前往内蒙考察,带上了百无聊赖的本人,天高草地现牛 羊的美景一时之间让人忘记无数事情,绵绵绿草如毡,蓝蓝天空似盖,生猛的动 物气息随风偶尔飘过丝缕如针扎进鼻孔,提神醒脑,留恋忘返。 忽然天边一匹枣红马一路狂奔而来,马上女孩狂野而矫健,一个大短裤一个 衬衣,戴鸭舌帽,忽地冲入羊群,赶得羊群四散里奔逃,疯狂之至的举动引得周 围牧羊人大声呵斥,女子不怒反笑,声线颇低,哑哑地别具风味,话说本人好奇 心爆棚,终究距离尚远,眼神不济,施施然回驻地了。几日后造化弄人再次相遇, 本人上前去攀谈,其实就是十多岁少男勾搭少女,很是神奇,女孩子姓一个中国 非常古老的姓氏,姬姓,随其父某著名摄影师来草原游玩,更妙的是居然与本人 生活在同一城市。本人内心狂喜,大叹天下虽大,吾道不孤,那日起,两人的大 人都在忙,两人常常相遇,聊音乐,聊文字,聊摄影,记得那个暑假是张雨生过 世的第一个夏天,本人非常痴迷的高亢声音,令人积极的能量消失掉,心中是空 落、略带哀伤的。但是这个女孩子和解语花一般陪伴,令匆匆十几日的行程一晃 而过,令我的世界仿佛只有她的存在,令所有外物,眼外身旁光怪陆离的时光流 逝、日夜交替、四季更迭一切的一切,统统与我无关,唯有我心与她心,这太可 怕太可怕。一个清晨睡醒后脑中电光火石一般地意识到,我被爱情一击必杀了。 所谓初恋总是苦涩而令人回味的杏子口味,没爱过的人死都想象不到有得吃 不如没得吃,至今我对杜蕾斯出品的一款杏子味的可回收橡胶制品非常不感兴趣。 总令人想起不愉快。其实爱情本身没有对错,一旦发现可互相吸引的荷尔蒙减小, 不外乎就是谁付出的多点谁恼羞成怒的概率就大点。所有动物都这一个德行,想 明白这一点豁然开朗之后,也就看开,或者说不得不看开。 暑假过完,回到学校,天气渐渐冷起来,失去了夏天的摇曳婀娜,使人心中 渐渐也冷了下去。几月没见,小胡同学居然猛然蹿起了一头,但是依然皮肤黝黑, 笑容灿烂,姑且当她没心没肺,显得更加仟瘦。和她那帮不知道靠谱不靠谱的女 子们站在学校大门旁边的小摊附近,似乎长大了不少,有几分女子的矜持。 不知道为什么,暑假里的患得患失,快乐和不快乐,看到她之后,我心中也 平和了很多,像盛夏里一杯常温清茶水,像寒冬的一池子温泉。没有也不影响过 日子,但是有了至少觉得毕竟是美好了一些,但是我在嬉皮笑脸靠近后,发觉她 开始躲闪,以为她不在状态,经过几天侧面了解,原来小胡同学暑假里和人乱搞, 居然去做了个人流。她那仿佛在火星的诡异监护人居然还知道了这档子烂事,自 然小胡的开学就等于穷凶极恶之徒散尽家财把死缓改无期改二十年监禁,判决刚 下达国家政权就被推翻了,重获自由的狂喜和对苦难的回忆以及面对未来的彷徨 交织成无语言表的五味陈杂。这个时期完全是门户大开的心防你给她设计成什么 样子,她就会在一段时期内成为什么样子。 每日放学后,在将要黑下来的天色里,本人和小胡聊聊扯扯。也是热闹而舒 心。本人问小胡,你们女人怎么就善于琢磨别人,而男人就只喜欢琢磨事情,小 胡答案非常经典,琢磨人是因为从小看电视,都是看感情戏,男人看都是看破案, 看武打。所以女人研究的是人,男人研究的是事。这一条现在本人还在运用。什 么尔虞我诈,看看电视,媳妇婆婆就都明白了。小胡是个天才。 在下和小胡维持着默契,在下不开口询问小胡的私生活,小胡也不打听在下 的其它情况,单纯的聊天和单纯的上床,是简单快乐的朋友。在小胡的调教下, 哪怕是她半真半假的曲意逢迎,在下也终于有过那么一两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 情,然而在陈景润面前卖弄哥德巴赫猜想是极其不明智的,小胡只要认真,就是 床上的西门吹雪,温柔乡里的独孤求败。 初三的岁月总是单调疲乏的,不断的模拟不断的试卷不断的分析不断的不断, 巨大的升学压力和巨大的升学诱惑并存,万一超常和万一失常的可能性等量存在, 学校里的考试是基本上公平的竞争环境,这是后来我从业之后才感慨的,和钱打 交道的每个行业都是血腥肮脏的,只是披上了精确计算的温文尔雅的皮。 这一年毫无意外的,考上了一所以教学水平和收费水平齐名的高中,依然离 家很近。 这个世界很残忍,表现为只有胜利者可以说为胜利的付出,并评论这件事情 的正确与否,而错误者则永远没有这个权利。小胡失去了这个权利,去到比较远 的一所普通职高读书,学得是护理专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得到了,所以我 批评这场考试完全是扯蛋又扯蛋的行为。 于是这个暑假,变得简单明了,本人大彻大悟,明白何为意义,何为价值, 于是青春不在,看看书,吃吃喝喝。一如现今。 致本人的青春吧。写的什么呢?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问我何愁,呵呵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