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妈让我们今天晚上回家吃饭] 小惠一面在梳妆台前描眉,对着镜子里的我说到。

  [ 好呀,我们也好久没有回家看她老人家了,反正今天是周末也没有什么事情] 我伸了个懒腰,走到小惠身后抱住她,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我和小惠是一个单位的,经过一年的恋爱终于走上了婚姻的殿堂。小惠是单身家庭出身,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逝了。她母亲也就是我岳母为了小惠一直没有改嫁,独自一人把她抚养长大。所以我和小惠都很孝顺她老人家,尤其是小惠,更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即使结婚以后也是三天两头回家去陪妈妈。我曾经提出让妈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可是妈说什么也不肯,说什么住在一起不方便。其实我也知道,妈自己守寡多年怕我们小两口在家亲热地时候被她看到不是滋味。

  中午我们出去给妈妈买了一些东西,下午开车就去了岳母家。说起我的岳母,那当年可是一个美女呀,据说岳父去世以后仍有许多人狂烈的追求过她,但是她都没有答应。把生活中的所有痛苦和责任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虽说现在岳母已经四十多岁,可是风韵犹存。岳母本来就是一个优雅高贵的妇人,很注重对自己的保养,所以现在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 妈,你看我们给你买的什么?] 小惠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把我们给她买的那件半透明的睡衣拿出来给妈看。

  [ 妈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给我买这么时尚的睡衣?看,还这么不遮体,几乎都透明的] 妈一面比量着睡衣,不好意思地说到[ 这算什么呀,再说了,我妈看起来一点都不老。晚上你一个人在家穿这个舒服,这可是你女婿强烈推荐的呀] 妈,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竟出现了少女般的羞涩。我被妈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忙说 [我觉得像妈这样有气质的高贵妇人最适合穿它了].妈听后,脸上竟泛起红晕。这些虽然都是一显即逝,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 今天晚上你们就不要走了,也好陪妈聊会天,妈一个人也挺闷得荒,我给你们做饭去] 说完妈就转身去了厨房,小惠也一起下厨帮忙做饭了。

  我一个人在在客厅看电视,隐约听到岳母和妻子提到了我,于是我悄悄地来到厨房门口想听听她们都在聊些什么。

  [ 小惠呀,志强对你怎么样呀?] 岳母没有抬头,仍然忙着手里的活。

  [ 挺好的呀] 小惠回答道。 [我是说……嗯……那个方面] 妈见小惠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又提醒她[ 妈,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啦] 小惠好像还有点羞涩,毕竟是小女人,对这种男欢女爱的事情还是不好意思拿来当话题谈。

  [ 这有什么?做母亲的当然要关心自己女儿的幸福了] [ 嗯,挺好的。志强很疼我,在那方面也很强,每次都弄得我要泄好几次才肯罢休。] 听到小惠这么夸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并对自己的床上功夫更加的自负了。

  [ 每次都要泄好几次?] 岳母自己在那重复着小惠的话,显出无限的神往,仿佛又忆起当年和丈夫翻云覆雨的时候了。

  吃过晚饭聊了会天我和小惠就回房休息去了,岳母洗完澡也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我和小惠回到房间里,想起晚上小惠和岳母在厨房里的聊天内容,一股冲动油然而生,突然抱起了小惠往床上倒去,小惠被我的突然行为下了一跳。

  小惠叫到 [讨厌,想下死人呀,看你猴急得] 这种事,谁不猴急呀。我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小惠躺在床上,歪着头眯着小眼对我说 [老公,赶紧脱完过来帮我脱嘛] ,这是我们做爱前的习惯,每次都是要我帮她脱,说实话,帮女人脱衣服也是一种享受呀。

  小惠今天只穿了一件睡衣,一把扯下她的睡衣,小惠的身体一览无遗。两颗雪白的肉球在她胸前随着呼吸上下波动,看的我原本就勃起的阴茎更加粗大了。

  我跳上床,一手抓住一个肉球开始玩弄起来。

  [ 嗯……嗯……] 小惠开始陶醉的呻吟起来[ 嗯……老公…………快……我要……] 想起下午小惠谈话时羞涩的样子,忍不住想挑逗一下,故意问她 [老婆,你要什么呀,说出来就给你] [ 嗯……人家就是想要那个嘛……好老公……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 说呀,你想要什么呀,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怎么给你呀] 看着老婆饥渴的样子又羞于开口,我的性志就更高了。 [好老公……亲老公……快把你那个插进来吧] 小惠还是羞于提到生殖器的名字。

  [ 把我的什么插到哪里去呀?] 看着小惠心急的样子,我的阴茎又硬了许多。

  [ 老婆,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让你爽个够] 我仍在鼓励她。 [嗯……好老公……把你的大鸡巴……嗯……插到小惠的小穴里……] 小惠的羞涩终于被性欲征服了听者老婆淫荡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提起涨得发紫的大鸡巴对准了小惠的阴户,在洞口磨了几下,然后一挺腰就将整根塞了进去。虽说小惠的美穴已经被我插了几百次了可还是那么紧,每次干都有不同的感觉。

  [ 好……好……好老公……我的好老公……我爱你………我爱你的大鸡巴……啊……啊……嗯……嗯……用力插……用力……我老公的大鸡巴是最好的……用力……再快一点…………嗯……啊……啊…… ]我相信我老婆的叫床声是最具有杀伤力的,每次都是这样的浪叫声把我降伏,我一手托起她的臀部,一手搓揉着她的大奶子,疯狂的抽插着我的老婆。继续抽送了一百多下,从龟头传来了一阵灼热,我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再也把持不住,将一股浓浓的精液深深的射进了小惠的子宫内,我没有立即拔出大鸡巴,继续让他留在我老婆的温柔乡里。我拥着小惠等大鸡巴软了慢慢从小惠的阴道里滑出来,这时突然发现房门开了一个缝,好像有人在外偷看我们。我知道那一定是岳母啦,所以就装作没看到,不一会我和小惠就进入了梦乡。半夜我起来去卫生间经过岳母的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是虚掩着,有灯光从门缝透出,说明岳母还没有睡。当我回来的时候隐约听见岳母房里有动静,于是悄悄地贴近那扇门,透过门缝向里望去。眼前的一切让我睡意全无,原本疲软的鸡巴一下子又硬了起来。只见偌大的一张床上岳母一丝不挂的躺在那,一只手不停的揉搓乳房,另一只手不停的摩擦着已经充血的阴蒂。

  原来岳母看完我和老婆的现场做爱,诱发了她压抑已久的性欲,所以回到房间就开始自慰。我看的太入神了,以至于忘了自己是在偷窥,不知不觉中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岳母正在性头上所以也没有察觉有人进来,于是我就看完了岳母手淫的全过程。

  当岳母从高潮中回过神发现我站在床边正呆呆的看着她,开始她很是羞涩,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前,轻轻的关上门。我想当时我已经猜出她要做什么了。` [ 小惠睡了吗?] 岳母走到床边,拿了一个毛巾被裹在了身上。

  [ 嗯,已经睡了] 我很机械的回答着,许多念头不断的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是不是要解释说自己不是有意偷看的呢?看到岳母的表情我知道自己没有必要解释什么了。

  [ 你也知道,我一个女人守了十几年的寡,为了小惠我放弃了再嫁的机会,让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痛苦和寂寞,可是我也是一个女人呀,也有和别的女人一样的生理需求。] 岳母在那解释道,仿佛是她做错了什么似的。我看到岳母的眼里闪出了泪花,突然怜悯之心大起,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我岳母,而是一个受到伤害需要我安慰的小孩。

  [ 妈,我能理解你的苦衷,知道你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我和小惠都非常的孝顺你,希望能够让你的下半辈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 我明白你们对我好,孝敬我,可是有些事情你们是帮不了我的] 我知道妈不仅心灵空虚,生理的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也让她备受痛苦。 [妈……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愿意,今后我可你满足你] 我鼓足了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 可是,这样对小惠太不公平了,我们这样也是乱伦呀] 岳母犹豫着。

  [ 如果你不想让小惠知道的话,我可你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不过我想即时小惠知道了也会理解我们的] 我安慰道。岳母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两眼深情地望着我说[ 你不后悔吗?] [ 不后悔,这也算是我孝敬你的方式吧,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都可你让你满足的] 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了岳母。听完我的话,岳母显得异常激动,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就像热恋中情人的眼神。岳母慢慢把身上的毛巾被解开散落在地上,虽然岳母的身体没有小惠的那么苗条性感,却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 岳母慢慢的蹲下,把我仅有的内裤退到了脚踝,把我的大鸡巴含到了嘴里开始吸吮起来,两手抚摸我的阴囊。小惠从来没有帮我口交过,从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一阵阵荡人的搔痒感从龟头不断的传过来。

  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摇摆臀部让肉棒在岳母的嘴里快速进出,享受着岳母带给我的快感。岳母的口技也真是高超,不一会我的大鸡巴又再立雄风,勃起的大鸡巴塞满了岳母的小嘴。

  [ 妈,让我来服侍你吧] 说完我让岳母双手扶着梳妆台的桌子,高高跷起她的屁股,岳母那美丽的菊花蕾和水蜜桃般饱满成熟的阴户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而且透过镜子还可以看到岳母胸前的那两个雪白的肉球,让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扶着岳母的腰,对准岳母的阴户直冲过去,只听[ 噗嗤] 一声粗大的鸡巴已经尽根没入岳母的体内,我顺势便抽动了起来 [啊……啊……嗯……嗯……] 配合着我的每一次插入,岳母开始有节奏的呻吟起来[ 啊……啊……啊……我的好女婿……用力插……再用力……插死我吧……嗯……嗯……对……再快一点……再用力………啊……啊……太爽了……终于又找到这种感觉了] 由于晚上刚和小惠大干了一场,这次可以坚持更长时间了,我要好好的孝敬一下我的岳母,于是我就更卖力的抽插起来 [嗯……好女婿,好老公……用力插我吧…………再用力一些……嗯……就这样] 从镜子里看到岳母完全陶醉于性爱中,头发已经被她甩乱了,脸上红晕重生,半眯着的眼睛投射出迷人的表情。

  两个大波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来回摇摆,我两手抓住吊在空中荡漾的乳房继续卖力的抽插着。[ 唔……小祖宗……你真会插穴……快插死我了……再用力一些……插死我吧……以后我的小穴就属于你了……嗯……].看来岳母是很长时间没有被满足过了,我疯狂的干了五、六百下仍没有把她拿下。我抱起了岳母把她平放到床上,抬起她的双腿开始了第二轮的抽插。

  岳母情欲激荡之下,浑身乱颤,大口喘气,两个饱满白嫩的奶子,也随着呼吸抖动摇晃。她开始疯狂的扭动腰肢,挺耸丰臀,意图攫取更大的快感 [啊,……我亲爱的好女婿……就这样……对,用力插……嗯……唔……我爱你的大鸡巴……我快不行了……使劲插死我吧……] 岳母来回的摇摆着头,淫荡的叫声此起彼伏。

  我每次都把鸡巴退到只有龟头在里面,然后再用力整根没入。每次都插到岳母的花心[ 啊……不行了……我要泄了] 随着岳母的浪叫,她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双腿紧紧地攀住我的脖子,小穴突然变紧子宫不停的收缩,这时一股滚烫的阴经喷射到龟头上。我再也忍不住了,又狂抽了七,八下终于也把一股精液深深的射到了岳母的子宫里。

  [ 没想到你的床上功夫这么厉害,怪不得小惠说每次你都弄得她泄几次才肯罢休,就连我也都差点吃不消呀] 岳母很满足的望着我说到。我说以后我可以让你经常体验这种幸福的,我的大鸡巴属于小惠同样也属于你。

  我从岳母的房间出来悄悄地回到自己房间,小惠睡得正香呢。

  第二天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当我和岳母的眼神相遇时彼此都会会心的一笑。吃过早饭我和小惠要走了。岳母出来送我们告诉我们记得下个星期再来,我回过头向她眨了眨眼,我们又是会心一笑!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淫淫操,yinyincao,人人操,淫淫草,人人草,咪咪爱,咪咪色,咪咪爱在线视频,超碰在线WWW.AV362.COM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