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杨过和金轮法王一等人闯入绝情谷,恰逢公孙止将要娶小龙女,公孙止自认武功高强,自不怕这几人别有用心,是以挽留让其参加婚礼,图个热闹,也免了婚礼寒酸。

  哪知中途杀出个杨过,这婚礼闹的七零八落,公孙止自不肯放小龙女离开,杨过亦是不肯放弃姑姑,於是双方各自打了起来,杨过虽不是公孙止对手,但小龙女却是回心转意,双剑合壁将公孙止逼的狼狈不堪,然而这时杨过却又因情花毒发作,两人落败。

  但金轮一等却是各有用心,此时大乱,更是浑水摸鱼的机会,公孙止老奸巨滑,焉不知几人心思,更兼如今他也丢尽了面子,因此存了打发几人离开的念头,只是想来对方绝不肯轻易离开,故当夜仍是对几人客气有加,回去之後却是暗自想法将几人给撵回去。

  公孙止第二日便请了几人来吃饭,自是说几位前来是客,自己招待不周,只是如今谷中有事要处理,不方便外人存留等说辞让几人离开,但金轮与杨过有约在身,还指望着他杀死郭靖,又如何肯轻易离去,因此金轮便以杨过是朋友,不能抛下不管,希望公孙谷主原谅他年少无知,将他给放了,几人同来同去,以後绝不肯再打扰。

  杨过因小龙女之故又如何肯离开,自而放了他却绝不可能之事。

  公孙止知道几人和杨过只是利益关系,便许之重宝让几人不要插手此事,但金轮胸怀大志,自不肯因几件宝物就不顾杨过生死。

  公孙止眼看打不动金轮法王,不得已才使出最後一计,却是对金轮说道,杨过昨天晚上已经被他秘密处死,几人听了大吃一惊,心道此人当真是狠辣,下手如此果断,只有金轮不肯相信,坚持要拜祭杨过屍体,公孙止心机深沈,自是早有应付,他将谷中一秘药给杨过吃下,造成他假死之象,又另一弟子易容成杨过之像,以示金轮自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杨过早就失去用处,这一真一假,一死一活,却也真个将金轮给骗了过去,眼见杨过已死,金轮虽然贪图谷中诸宝,却也惧於公孙止功夫,这才不甘心离开。

  却说公孙止为何要留下杨过性命,却是为了小龙女和公孙绿萼之故。

  眼看打发了几人,公孙止这才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公孙绿萼被杨过调戏一番,心中情要深种,又见识了爹爹无耻面目,自是知道爹爹绝不肯放了杨过性命的,故而袭击谷中弟子,将杨过放了出来,她心中情要深种,又要为杨过盗丹解毒,却不幸被公孙止抓了个当场,公孙止误会公孙绿萼拿了绝情丹,逼她交出来,但公孙绿萼根本没拿,两人相持不下,公孙绿萼情急担心杨过,想到老顽童脱衣以示清白,她何不有样学样,也脱了衣服证明自己清白就是。

  然而她呆在谷中太久,却是不识男女不同,老顽童脱光自然没人有兴趣,但她一个娇媚万分的女子脱下衣服,对男人是何等诱惑,虽然公孙止是她父亲,但终究是个男人,还是个禁欲多年的男人,近日更是被小龙女勾的心事浮躁,欲念蠢蠢欲动,他素来薄情寡义,之前一直因为绿萼像她娘的原因才对她有所厌恶,但当初他还不是贪图她美貌,今日见绿萼浑身洁白如玉,不由想起当年裘千尺在他身下婉转求欢的日子,心中欲火不由烧了起来,公孙绿萼还不知自己犯下大错,依然穿着小衣呆在公孙止面前。

  看着女儿丰腴的身体,公孙止自是不舍,又喝令绿萼接着脱,绿萼贴身只有这麽一件衣服,再脱下去已是彻底暴露了,不由哭求到,「爹爹,女儿如此还不够证明清白吗?」

  「女人身上能藏东西的地方多了,你不脱光,我怎知你没藏在身上」,其实只是他贪图绿萼美色找的借口罢了,绿萼虽然心中羞怯,但为了爱人也故不得那麽多了,伸手将自己小衣褪下,只是她心中放不开,又希望爹爹能适当叫停,故而这动作却是慢悠悠的,却不知她若爽快的脱了,倒也没什麽,只是这般慢动作,却是最能勾人。

  小衣从她身肩上一寸寸的滑落,露出她洁白的双肩,盈盈可握的俏乳被她用玉臂遮住,只露出几点春色,往下另一只手掩着密密花丛,几根毛发偷偷的溜了出来,她纤腰丰臀,双腿修长,莹莹玉足虽没露出来,却也知道是极美的。

  公孙止被绿萼美色惊呆了,他二人素少亲近,却不知女儿早已如此天香国色。

  眼看女儿含羞带怯,楚楚可怜,心中欲火大盛,只想当场把她压在身下。

  公孙绿萼虽然未经人事,看到爹爹如此看着自己,不由更羞。

  「爹爹,这样可以了吗?」

  公孙止尚未尝到女儿味道,又如何肯放了她,「待我检查一番,自然就知道你有没有藏绝情丹了」,「你用手遮着身子,爹爹怎麽知道你没把丹药夹在中间,萼儿,你切把手臂放开」,「爹爹,女儿是您女儿,礼仪伦常,女儿怎能如此,求爹爹过女儿吧」,「今日之事,为父岂会向别人提起,你让我检查一下,为父自然是相信你的」,公孙止见女儿还是放不开,但走到她向前,拉开她手臂,只是不经意间碰到她双乳,滑嫩不已,公孙绿萼第一次被人碰到自己双乳,却是羞意难当,垂下头去,却又有一番刺激在心头。

  公孙止拉开遮住双乳的手臂,却又来拉遮她下身的手来,绿萼极其害羞,自是不肯放开,公孙止握住她的手,却也不用力,只是任由她反抗,两人来回挣紮,自是少不了摩擦,绿萼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热了起来,身子更是软软的想要倒下去,只是她又如何能倒下。

  绿萼首次经历此事,不觉有些沈迷,竟是任由公孙止的手来回揉动,公孙止更是感觉到女儿下身流出的淫水来。

  不过她终究受过礼仪教化,虽一时不查,却也是悬崖勒马,知道继续下去只是自己丢脸而已。

  「爹爹,女儿如今已经证明自己清白,可否让女儿穿回衣服」,公孙止恋恋不舍的放开公孙绿萼,但观其面色绯红,呼吸急促,自是知道她已经有点动情了。

  「萼儿身上虽没丹药,但尚有一双鞋没有检查」,说完蹲下托起她一只脚,绿萼一时没有防备,身子差点倾倒,慌乱中抓住公孙止的头把身上给贴了上来,她胯下正对着公孙止的嘴,绿萼嘤咛一声,却是差点没软倒,急忙站好。

  公孙止亲了绿萼下身,却也是不在乎。

  公孙止脱下绿萼的鞋子,握住她晶莹小巧的玉足,足部本也敏感,绿萼被公孙止把玩玉足,只觉得自己就要站不住了。

  「爹爹,您放了女儿吧?女儿真的没拿药」,被公孙止边番玩弄,公孙绿萼早就失去了当初脱衣以证清白的勇气,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公孙止又如何肯罢手,「萼儿,爹多年没和你亲近,没想到你已经是这麽大了」,「爹爹让女儿穿上衣服,若是让人知道了,女儿以後怎麽见人」,「萼儿身上还有双洞尚未检查」,「爹爹,不可以啊」,事到如今,公孙绿萼如何能猜不出事情已经失控,自己父亲居然想要玷污自己。

  「萼儿,爹爹喜欢你,你就从了爹吗,以後爹爹肯定对你好」,公孙绿萼缩着身子,躲开公孙止,但她本身不会武功,又如何及得上公孙止,转眼间公孙绿萼便被公孙止抱入怀中,双手对她玉乳上下其手,公孙绿萼不过一小女子,虽然拼命反抗,却也挡不住自己逐渐失陷。

  这时一道人影突然袭了过来,却是杨过久不见公孙绿萼回来,自己寻了过来,他在旁边偷看良久,眼见公孙止竟然想要淩辱公孙绿萼,这才不得已出手偷袭,只是公孙止又岂是易与之辈,杨过在门外偷窥之时,只不过呼吸稍重,便已被其察觉,这番对女儿出手,一方面故而是欲望使然,却也是想引杨过上当。

  杨过出招求得一击必中,却也把招式使老了,公孙止只是一个转身,便将他点住了穴道。

  杨过本就极其聪明,性格又坚韧,公孙止视其为对手,这番拿下却是下了狠手,直接将他武功给废了去。

  杨过委顿在地,公孙绿萼眼见情郎受伤,顾不得身子光着,连忙上去查看,「我就知道你这丫头吃里爬外,今日我杀了这人,看你还敢向着外人」,「爹爹不要」,公孙绿萼张开双手,将杨过护在身後,「求爹爹放过杨大哥吧」,「这小子让我丢尽了脸,又对我一直心怀仇恨,我如何能放他」,说完兴起掌就要向杨过打去,绿萼扑身掩在杨过身上,公孙止一惊,手迅速偏开,杨过本就被他重创,如今更是震了晕了过去。

  「爹爹,只要你肯放过杨大哥,女儿什麽事都答应您,您不是想要女儿吗?

  只要您不杀杨大哥,女儿愿意给你」,「萼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只要爹不杀这小子,你什麽都肯答应我」,「希望爹爹承诺」,公孙绿萼为了救杨过,竟是主动拉起公孙止的手放在自己胸部,只是她心中悲愤,双眼不自觉的落下泪来。

  公孙止眼见女儿已是毫无退路,自愿献上身来,自然是对她上下其手,玉乳丰臂皆入其手,公孙绿萼初尝滋味,自是抵不住公孙止这淫魔来,很快便被他挑逗的兴奋起来,双眼迷离,身子发软,口中不自觉的轻吟,身子更是迎合着公孙止。

  公孙止在女儿身上大逞手脚,自是兴奋,他观公孙绿萼已是情迷不已,当即抱起她走向里间,这同房虽是炼丹,却也有休息之处,公孙止将公孙绿萼放在床上,自己脱下全身衣物,压着公孙绿萼,早就勃起的肉棒抵在公孙绿萼小穴之上,「萼儿,为父要进来了」,公孙止咬在公孙绿萼的耳垂,在她耳旁轻说着,公孙绿萼迷迷糊糊的还没清楚过来,下身便传来一阵刺痛,公孙绿萼明白,自己守了18年的身子就这麽没了,而且还是被强迫之下,心里委屈,又落下泪来,公孙止只当她疼的。

  等公孙棣萼适应了痛楚,公孙止便在她身上抽动起来,虽说心里百般不愿,却也挡不住身体本能反应,公孙绿萼还是不自觉的挺着身子。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於停了下来,沈沈睡去。

  第二日起床,公孙绿萼发现自己早就在自己闺房之中,她强忍着痛楚来到牢房,发现杨过果然又被从新囚了进来。

  「公孙姑娘,你没事吧」,「杨大哥放心,我没事」,见到心上人关心自己,公孙绿萼只觉得自己牺牲都是值得了,她心中少女情怀做怪,却也不肯将自己失身一事告知杨过。

  两人又聊了许久,公孙绿萼保证想法将二人救出,杨过本欲劝她不要多作心思,以免惹怒了公孙止,但公孙绿萼外柔内刚,打定了主意却决不肯放弃的。

  却说这公孙止暴露了卑鄙无耻的性格,行事作风也大变了起来,他又强上了公孙绿萼,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谷中肆意淫虐。

  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子都难脱其手,不过他无情无义,做完了就把女人赏给别人,再加上心狠手辣,却也将从中镇了下来。

  只是从中原本的平静却是没了,到处是男女淫叫之声。

  谷中能安稳的女子也就小龙女和公孙绿萼二人,这二人受公孙止宠爱,别人却是染指不得。

  只是有一件事另公孙止苦恼,那就是小龙女始终不肯嫁给他,他面目已露,小龙女对她只有厌恶,而打定了主意要和杨过一起死,更是对他毫不搭理。

  这日公孙绿萼来找小龙女,二人惺惺相惜,又爱着同一个男子,自是亲密无间,公孙绿萼却告诉小龙女一个秘密,她这些天查阅公孙家族的秘籍,发现原来公孙家族的武功有个极大的破绽,那便是不能各吃荤,不能近女色,当日公孙止强上公孙绿萼,却是早就将其破了个干干净净,二人依此为计,小龙女答应嫁给公孙止,等洞房时,趁公孙止意乱情迷将他一举制服。

  只是二人却不想将其弄巧成拙。

  小龙女本来抵死不嫁,突然改变主意已让公孙止疑心,那夜洞房,她又紧张异常,更是让公孙止小心不已,二人虽然定计不错,却是毫无经验,硬是激怒了公孙止,公孙止也不再对小龙女客气,当夜对其用强,却发现小龙女早已非处女之身,更是愤怒,接下来几天二人都没好日子过。

  原本公孙止存了和小龙女过一辈子的心愿,但被骗後对她厌恶不已,从杨过手中得到的那枚情花毒也没让她食用,毒发之期一过,二人却是相继陨落了。

  再说那公孙绿萼,自那日後自是再公孙止身下日承欢,月余竟是发现自己已经怀有身孕,她心中善良,不忍放弃腹中婴儿,自是死了随杨过而去的心思。

  甘心为公孙止生儿育女。

  【完】

字节:10342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淫淫操,yinyincao,人人操,淫淫草,人人草,咪咪爱,咪咪色,咪咪爱在线视频,超碰在线WWW.AV362.COM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