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新上海国际大厦。

  林晓萌疲倦的走出写字楼的自动门,迎面一阵早春的暖风袭来,吹在她的脸上十分舒服。她站在门口傲慢的看了看身边走过的几个同样加班刚出来的男女白领。。这群人见到她都不约而同的用略带谄媚的口吻跟她打招呼:" 林经理,明天见?""林小姐您还没回家?

  林晓萌冷漠的一一冲他们打招呼,这些人都是她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是着名大学的毕业生,每个人的年龄学历都要远远高于她林晓萌这个只有20岁的小姑娘,可每个人却都不得不向她低头,向她谄媚,这一切就因为她是他们的老板。

  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上的20岁小女孩居然在浦东南路新上海国际大厦开了间自己的外贸公司,这在一般人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对林萌来说却并没有觉得多困难。谁让她是上海市工商总局林局长的千金呢?更何况她的妈妈还是上海市最高人民检查院的副书记!就算有人不给她爸爸面子多少也得给她妈妈点面子吧?自己开间小小的外贸公司在她这样的家庭根本就是闲着没事哄女儿玩。

  林晓萌和一般富家千金不同,她想有自己的事业,因此对自己的公司其实很上心,公司短短开张一年时间,她一方面凭借父母的特权,一方面加上自己的努力,小公司居然运营的有声有色,上个月营业额已经达到2500万了,照这么发展。

  林晓萌有自信不用再活在父母的影子底下,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将是很容易办到的事。

  周围的白领们逐渐散去,林晓萌也往地下停车场慢慢走去,她新买了一辆帕斯特,虽然她家离公司并不远,甚至步行都可以上下班,可这星期刚拿到驾证的她还是忍不住每天都开车来公司。

  ……" 我操他娘娘,那洋婆子的奶子真够大,你们看就跟老奶牛一样耷拉着,我的天啊,那洋鬼子的鸡巴怎么像根擀面杖……" 昏暗的录像厅里,第一次看毛片的老陈兴高采烈的跟同伴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去去去,你个老龟儿子跟个瓜娃子似的,别挡着老子,老刘,还有烟没?" 比老陈早出来几年打工,见过些世面的吴敦,因为四十多岁年膀大腰圆,经常打架惹事,在工地里被工友敬畏的称为" 墩子" ,他是这几个收了工溜出来看毛片的民工小头头,他一瞪眼50多岁的老陈立时不敢再大呼小叫了。

  墩子身旁一个跟老陈年龄相仿的老民工忙掏出一盒2 块钱的香烟,拿出一根递给墩子,一边取出打火机给墩子点上烟小声说:" 墩子,我不想看了,咱们走吧!

  " 这才几点?那么早回去干什么?" 墩子抽着烟不满的问老刘。

  " 我看不下去了……墩子……我鸡巴硬硬的想泄泄火!" 老刘红着脸小声说墩子叼着烟嘿嘿乐了,他盯着屏幕里那对欧美俊男美女交媾的画面,小眼睛转了转拍了拍坐在他前面的老陈,跟他耳语了几句,老陈满脸的褶子也立时乐的绽开了,俩人拉着三娃子急匆匆的走出了录像厅。

  ……还没走到停车场林晓萌就发现自己的LV手提包忘在了办公室。

  倒霉的是车钥匙还在包里,林晓萌皱着眉暗骂自己没用,赶紧又重新回了写字楼去取提包。

  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9 点半了,整个写字楼的人几乎都走光了。林晓萌顺着大路继续往地下停车场走,夜风也不似刚才那么温暖了,为了追求美丽早早穿上裙装的林晓萌不由的觉得身上被风吹的有些发冷。

  偌大的写字楼前方圆近百米没见有一个人,昏暗的路灯下林晓萌修长的身影配合高跟鞋落在马路上的" 卡卡" 声显得一阵森然。

  林晓萌自己并没觉得害怕,毕竟这里是上海的CBD ,能出什么事?她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风吹散的披肩发,望着地上自己苗条的身影有些顾影自怜起来。自己的相貌还算漂亮,尤其家里和公司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富贾高官,环境的熏陶使自己打扮起来远远要比同龄的女孩子时尚高贵。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一般的男孩子对着自己都觉得自惭形秽不敢追求,以至于已经20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内心的寂寞和空虚只有她自己知道。

  再有几十米就是地下车库的入口了,林晓萌想赶紧回家好好睡一觉,这一天的工作太辛苦了,再这么加班自己都快吃不消了。她加快了脚步,可就在这时迎面显出三条黑影。

  ……墩子看了看马路对面大厦上的电子时钟,已经快9 点半了。

  他们三人已经在马路上晃荡一个小时了。

  一个多小时的毛片看的墩子和老陈老刘一样,鸡巴硬邦邦的被裤子勒的生疼,自从上个月发工钱嫖了回鸡,他已经快一个月没玩过女人了,又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毛片他也真想找个婊子好好肏一回发泄发泄。

  今天墩子跟工地上几个小子赌钱赢了几百块,平时沉默寡言的老刘一提想泄泄火,他马上表示同意。老陈更不用说,这老小子岁数虽然大,出来打工时间也不长,可在宿舍里是出了名的流氓。据说他年轻时曾经因为偷看女厕所被人打断过肋骨。

  他们的目标是工地后面小区附近的站街女。每道傍晚前后,工地附近小区都有数量不少的站街女出来招揽生意。附近几个工地的民工使他们的主要客源。远离家乡得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的民工们只能在发工钱后找这些毫无姿色的野鸡花上三五十块钱体验一下久违了的女人的滋味。老刘,老陈,墩子自然也是她们的常客。

  可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不知最近是严打还是有什么会要开,反正一连走了两条街,不光站街的鸡没找到,连一些带有特殊服务的发廊也都是家家关门。穷极无聊之下,他们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边走边抽烟聊女人,不知不觉中走出了很远,墩子无意间居然带着他们走到了自己去年干活的工地:国际大厦的停车场。

  老陈蹲在花坛沿上,老刘和墩子分别站在他两边三人边抽烟边歇腿聊天。

  " 妈的!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出来了,还在那里看毛片多好,又暖和又舒服,还有外国婆娘脱光了让我瞧。" 老陈抽了口烟埋怨道" 你就是个老不要脸,一说出去嫖娘们,什么都能放下,找不到又开始跟我这装舅子。不就是白走些路么?你看老刘埋怨什么了么?" 墩子不客气的训斥老陈。

  " 废话,老子离家快半年了,娘们身子都忘了啥样子喽。你一说去嫖娘们那可不是火上浇油!" 老陈撅着嘴不满的说。

  " 别鬼扯了!老陈,上个月你还和搅水泥的小王出去嫖过呢,你忘了?你把用过的避孕套还拿回宿舍显摆,跟我们说你玩了个20多岁的小幺妹,用过的套子你舍不得扔当个纪念。你全忘了?" 老刘在一旁不冷不热的跟老陈拌嘴。

  " 呸!老子就不信绕遍整个大上海找不到一个鸡!老子也他娘的个把月没玩女人了,今天一定要泄泄火" 墩子把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踩了踩。

  " 墩子你看!" 老陈蹲在停车场前的花坛上贼眼四转,忽然发现了独自一人走在夜色中的林晓萌。老眼昏花的老陈虽然看不见她的容貌,可随风飘摆的长发和苗条的身姿可以断定是个绝色美人。他忙让墩子顺着他的手指向对面看去。

  墩子顺着老陈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只见一个妙龄少女长发披肩身穿一身合体的深色西装套裙拿着手提包正向自己方向走来不由得也是心里一动,把手指放进嘴里冲女孩吹了声口哨。

  ……眼看快到停车场了,林晓萌的脚步有些放慢了。不经意见她望见不远处有蹲有站显出三个人影。走近一点看服色,都是农民工的打扮,林晓萌并没放在心上,虽然写字楼处在喧哗闹市,可周围有不少新建设的楼盘,民工也是随处可见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夜空里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林晓萌脸色一变。她听的出这声口哨是冲她吹的。不由得向吹口哨方向看了一眼,口哨是路边那几个不起眼的民工吹的!

  民工中一个中年黑胖子见林晓萌在看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鄙夷,不由得更加得意了,把手指放进嘴里又放肆的吹了一声。边上蹲着的一个干瘦的半秃老头随着口哨发出下流的笑声。只有黑胖子身边另一个矮个老头还算本分,没什么表示,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林晓萌露在裙外修长的大腿舔嘴唇。

  " 讨厌!臭流氓!" 林晓萌小声骂了一声,脚步没停继续向前走。她知道碰到流氓了,不想惹麻烦,只想赶紧走为上策。

  可墩子和老陈老刘向四周望了望见附近没人,交换了一个眼色一路尾随着林晓萌,像三只饿狼一样不离不弃。

  林晓萌是一路小跑着进的地下停车场。高跟鞋磨的脚很疼,可她顾不得这些,只希望赶紧找到自己的车好摆脱这几个流氓。这该死的停车场是全自动无人管理,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只有数十辆轿车,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眼前的环境让林晓萌更加不安了。她试着要掏出手机报警,可刚要掏手机,LV的手提包就被一只干瘪的大手拉住了。

  墩子万没想到这么大的停车场居然没有一个人。他带着老陈和老刘跟在林晓萌的身后一前一后进了停车场。眼前的停车场他太熟悉了,去年他就在这一砖一瓦的参与建筑装修。只是装修之后随着施工队离开后就再没来过。

  见车库里没人,;老陈胆子立时大了起来,跑了几步追上林晓萌一把拽住她的提包,嬉皮笑脸的说:" 幺妹!干嘛去啊!走的那么快?

  " 放手!" 林萌瞪着杏眼冲老陈怒骂道:" 臭流氓!你放手!再不放我喊人了!

  " 哎呦,这个幺妹还挺厉害的,哎呦呦这奶子真够挺的。来让老伯伯摸一下子哈。" 一边乐呵呵的老刘舔着脸伸手去抓林晓萌高耸的乳房。三娃子在一旁嘻嘻傻笑的看着。

  " 滚开!老流氓!" 林晓萌猛的用手打开老刘伸出的脏手。继续跟老陈抢皮包。

  " 哈哈!老刘你个龟儿子,连个小娘们都收拾不了?看老子的!" 墩子不知什么时候也凑到林晓萌的身边,他一边讥笑老陈,一边伸出右手用力在林晓萌胸前狠狠抓了一把。

  " 啊!" 林萌一声尖叫,双手放开皮包一边用力推开墩子抓住自己乳房的手一边大声叫喊:" 来人哪!救人哪!

  见林晓萌这么大声呼救,老陈吓的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他的胆子又壮了起来。冲墩子一努嘴,两人一左一右把林萌包围起来。

  " 小幺妹,别喊了,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老陈说着一手紧紧搂住林晓萌肩头,一手在她身上漫无目的的抓摸。

  " 就是,你喊半天也没人来的,省省力气吧" 老刘揉揉被林晓萌刚刚打疼的手,又冲她胸前那对诱人的乳峰伸出了双手,林晓萌的一双娇乳被老家伙野蛮的揉搓起来。

  " 啊!!!!放手!来人啊!" 林萌一边挥舞胳膊拼命挣扎一边继续尖叫着喊人。可娇弱的身躯在两条大汉的控制下根本无法动弹,墩子已经抓住她的双手让她无法反抗了。

  " 哎呀!" 老陈隔着衣服狠狠的掐了林晓萌乳房一下,正好掐到乳头上,疼的林萌惨叫了一声。继而对老陈更是破口大骂:" 臭流氓!老流氓!你们放开我!我妈妈是法院的书记,你们等着……救命啊!来人啊!

  林晓萌的恐吓丝毫没起作用。墩子的胖手已经伸进她乳罩里开始尽情的玩弄起她粉嫩的乳头来了,而老陈和老刘则一起在开始掀她的西服短裙。

  " 不要!放手!" 林晓萌两腿乱踢,可丝豪没起作用,深色的西服短裙还是被撩了起来,露出林晓萌裙下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着的混圆可爱的小屁股,老陈淫笑着老脸都扭曲了,贪婪的拧了林晓萌的屁股,使劲掐住她的屁股蛋左右晃动。老刘粗糙的大手不停的顺着林晓萌穿着丝袜的大腿上下滑动,嘴里念叨着:" 真滑溜……猥亵了一会,墩子首先从林晓萌乳罩里把手抽了出来,低声叫还在玩弄林晓萌屁股的老陈:" 老龟儿子,咱们赶紧走吧!一会来人咱们想要走就难了。这么漂亮的幺妹过过手瘾就算赚到了。

  老陈有些意犹未见,听墩子这么一说问三娃子:" 老刘,你个憨包怎么说?

  老刘下流的用手指隔着林晓萌的连裤丝袜在她的阴部扣了扣,贪婪的说:"等下子,咱们看看这个小幺妹的屄屄再走也不晚。

  " 啪" 墩子轻轻打了三娃子一巴掌笑骂道:" 你个老龟儿子,女人的屄你见的还少么?刚看完洋娘们的屄,还没看够?

  老刘下流的嘿嘿一笑,老陈忙抢着说:" 这么水灵一个小幺妹,谁不想看看她的屄长的啥样子哈?墩子你装什么好人啊。。来,看老子扒了她。" 说着伸手就去扯林晓萌的连裤丝袜和内裤。

  " 啊!不要啊!求求你!别这样……放手啊!" 林晓萌听了他们的谈话原本以为灾难马上过去了,可谁想又出了新的变故,见老家伙伸手要扒自己的内裤吓的不由的哀求了起来。可墩子死死的背着她的手,对于老陈的侵犯她此刻根本无从抗拒。

  老陈根本不理会林晓萌的哀求,猛的一把把她的内裤连同丝袜一下拽到小腿。林晓萌处女神圣的私处赤裸裸的暴露在三个男人面前。

  一片茂密的黑森林的遮盖下,娇嫩的阴唇由于林晓萌因为害羞和抵抗而被双腿腿夹在一起,阴部前段小巧凸起的阴蒂显出诱人的粉红色。墩子,老陈,三娃子一时都有些看呆了。老陈伸出脏手在林晓萌娇艳的阴蒂上下流的桶了一下,林晓萌尖叫着咒骂着,老刘同样流着口水也伸出了手……" 不要!!别碰我……求求你们。" 林晓萌拼命扭动着下身躲避着他们侵犯自己圣洁私处的脏手。继续尖叫着。美丽的阴部雪白的腰肢在她挣扎的同时,左右扭动更加撩拨男人的欲望。

  " 妈的!老子不管了!这么嫩的幺妹,老子睡了他死了都值!" 老陈突然发着狠边说边开始解裤带。

  一旁的墩子忙制止:" 老陈,你想强奸啊!那可是要判大刑的!咱们现在被抓住顶多算是流氓罪。你要真强奸了这个女娃,老子们可要跟你一起吃官司的" 老子不管了!死就死了!这么天仙一样的幺妹,玩一次死了也值了。你们害怕就给老子滚!" 一向懦弱的老陈此刻仿佛凶神附体,对墩子也是十分不客气。

  墩子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死死按住双手的林晓萌,娇美的容貌上已经淌出了被羞辱的泪水,一声声呼救扰的墩子有些气恼,同时少女赤裸诱人的阴部赤裸裸暴露在这个刚刚看完毛片的四十岁壮汉眼前的确也是难以抵抗的诱惑。墩子不由的咬了咬牙:" 妈的,算老子晦气,我跟你一起弄这个幺妹,要死一起死!要舒服一起舒服!;老刘你呢?

  墩子转头问听了老陈打算明显有些吓呆了的老刘:" 我和老陈要玩了这个幺妹,你敢不敢一起玩了她?要是不敢你就赶紧回宿舍睡大觉去吧!

  " 操!老子不走!" 老刘脸上扭曲了一阵也咬着牙说:" 老子也认了!这么水灵一个幺妹睡一次死了也值。

  " 那好,你过来和老陈拽住她的脚,跟我把她抬起来,我知道在西边有个连接管道的小屋,咱们先去那里再说。

  墩子指挥着老陈和老刘不顾林晓萌的哭闹挣扎一起把她架到车库西边的一扇小门,门下是楼梯。向下走了不远拐过两个弯,在地下车库的下面还隐藏着一个不足5 平米的小房间,这里是连接写字楼燃气管道的地方,当初墩子在这里当建筑工人,对这里的地形比管理员还要了解。以至于换过几个管理员后这个小房间已经无人知晓了,却还是被墩子轻易找了出来。

  林晓萌挣扎着,哭喊着被三个身强力壮的民工强架进这间隐蔽的地下室小屋。歹徒们的话虽然带着明显的外地口音但还是被她听的清清楚楚。她知道他们把自己架到这来的目的。她拼命呼救用力挣扎甚至试着咬他们,抓他们但都无济于事。

  20岁就威风凛凛号令公司几十号员工,说的话从没人敢顶撞的女强人。父母都是高官的千金小姐,此刻在这漆黑的小屋里只是个弱女子。迎接她的将是无底的深渊。

  ……" 谁先来?" 狭小的地下室里没有灯,一片漆黑。墩子点燃了一根烟,问身边的两个老头。接着烟火的微光林晓萌只见三张丑陋的脸正在黑暗中冲她淫笑。

  " 你们谁都别跟老子抢!老子要先尝尝鲜!" 老陈的裤带早就解开了,他三两下扯下肮脏的裤子扔到,光着屁股向林晓萌扑来。

  " 不要!救命啊!……你放手!" 林晓萌双手乱挥想要阻止老陈靠近自己,可根本无济于事,老陈脸上挨了林晓萌几个耳光可依然还是冲近了她身边,老家伙一把紧紧的搂住林晓萌的身子,一边用臭嘴在她娇嫩的脸蛋上一阵乱亲,一边用力撕扯林晓萌已经被他扒到膝盖的内裤。

  " 放手啊!臭流氓!" 林晓萌哭骂着继续用力抽老陈的耳光。

  "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打的老陈脸上生疼。

  " 妈了个屄的!小婊子敢打老子!" 老陈被这两下重重的耳光激怒了。一把拽住林晓萌的长发用力向后一拉," 啪!啪!啪!啪!" 顺手打了她四个耳光,打得林晓萌鼻孔流血。

  " 老刘!墩子!你们他妈的不仗义,来给老子帮帮忙,按住这个小幺妹!"老陈趁林晓萌被打懵的机会就势把她按倒在地上。林晓萌在地上仍然不屈的跟他挣扎,老陈感觉无从下手忙招呼两个同伴帮忙。

  " 哈哈!你个老龟儿子,想吃热豆腐被烫到了吧?" 墩子说着蹲在林晓萌前面,伸出强有力的一双大手抓住林晓萌娇弱的双手死死的按在地上。

  " 就是。老陈你这老龟儿子什么都要我们帮忙,一会你肏她的时候要不要我们给你推屁股啊?" 老刘笑蹲到林晓萌脚下,伸手拽住她的脚踝用力分开后也是死死的按住。

  " 少跟老子放屁!" 见自己身下压着的女孩已经不能再反抗,老陈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蹲在林晓萌身边开始掀起她的裙子开始撕扯她没有被彻底脱掉的连裤丝袜和内裤。

  " 不要啊!……" 林晓萌被墩子和老刘死死的按住无法挣脱哭着哀求" 嘶啦!嘶啦!" 两声裂帛之声清脆的回荡在黑暗的空气中。林晓萌高档的真丝内裤和丝袜根本禁不住天天干粗活的老陈撕扯,几下就被撕开扔到了一边。

  " 妈的,小婊子敢打老子!" 老陈仍然对刚才的耳光心存怀恨,用手使劲在林晓萌已经完全没有遮盖的阴部抓了一下。然后一屁股骑在林晓萌脖子上,用肮脏的生殖器在林晓萌美丽的脸蛋上来回抽打。

  " 让你打老子!让你打老子!" 勃起后梆硬滚烫的鸡巴一下一下抽在林晓萌娇嫩的脸上带来的痛苦却远没有因为羞辱在她心理烙下的伤痕强烈。老家伙虽然上了岁数可紫巍巍的鸡巴依然强壮,只是阴部那几根花白的阴毛暴露了他的老不要脸。林晓萌闭着眼左右躲闪着来自老民工鸡巴的羞辱。

  " 好啦!老陈,你干不干?你要再耽搁就换我上了!" 老刘焦急的催促着,他在下面用力分开林晓萌的双腿,虽然屋里一片漆黑,可他和墩子各叼着一根烟,借着烟头的火光他还是能清楚的欣赏到林晓萌被强行打开暴露的如花蕊般美丽的阴户,早已看到他馋涎欲滴了。

  被老刘一阵催促老陈这才终止了对林晓萌的侮辱,爬到她双腿之间在黑暗中摸索着用鸡巴找寻那让他销魂的肉洞。

  " 不要……不要……求求你,老伯伯!别……这样!" 林晓萌清楚的感觉到滚烫的龟头流淌着肮脏的汁水像条毒蛇一样在自己的阴唇上来回蹭着。无限的恐惧让她放弃了一切的尊严痛哭着哀求。

  " 别怕,小幺妹,让老伯伯玩……呃……" 老陈一边恬着脸安慰着苦苦哀求的林晓萌,一边发出一声满怀舒服的叹息,他终于把自己那根罪恶的鸡插进了林晓萌处女的花蕊中了。随着处女膜被刺破鲜血顺着林晓萌的阴户流过会阴,流过肛门,一直流到冰冷的水泥地上。

  " 啊!" 林晓萌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终止了哀求。

  " 好水灵的女娃子,唉……" 占有了林晓萌的老陈根本不愿抽插,自己粗糙的鸡巴插进如此娇嫩的阴户中老陈感觉自己舒服的仿佛飘了起来,低声叹息着。

  " 我操,流血了!" 按林晓萌腿的老刘忽然惊叫一声," 这个幺妹还是个黄花闺女呢!

  墩子把嘴里的烟屁吐掉,用脚踩住林晓萌的手掌,又拿出一根烟点上阴测测的说:" 黄花闺女咋地?就让咱们尝尝这个鲜吧!老陈你他妈的赶紧干!

  老陈听墩子催他,赶紧扭动老腰开始抽插起来。

  此刻林晓萌不再哀求哭喊挣扎,只是两眼像死人一样呆呆的望着黑漆漆的屋顶,仿佛老陈蹂躏的并不是她的肉体,这一切和她毫无关系似的。

  老刘按脚的手有些酸了,他见躺在地上林晓萌一声不吭任由老陈糟蹋也不再放抗索性不再按她的脚,蹲在林晓萌身边又点了根烟接着火光仔细欣赏这出录像厅里永远也不会放的超真实的毛片。

  老陈一边疯狂的在林晓萌的阴户中抽插着鸡巴,一边腾出手扯开她的上衣纽扣,用力把她贴身粉红色的乳罩一把拽到下巴下面,一双娇滴滴惹人怜爱的雪白美乳映照在三人眼前。

  " 真够白的。" 墩子一手掐着烟一手握住林晓萌一只乳房揉了揉。老刘索性流着口水趴在林晓萌胸前贪婪的叼住一只粉嫩的乳头用牙使劲咬了咬。

  处女的阴户第一次被男人坚硬的肉棒来回抽插,力量如此之大,频率如此之快,产生的痛苦加上自己乳头被老头用力撕咬,林晓萌终于忍不住惨叫出来了" 啊!疼……" 可她的惨叫换来的是民工们更加粗暴下流的对待。老陈肏她的频率一下比一下快。

  " 啊……!好舒服好舒服……!" 老陈死死的搂着林晓萌的腰仰起头自言自语的叫唤着,射精了。

  " 该我了!该我了!" 不等老陈体会完这销魂的感受老刘一把推开老陈跪在林晓萌无力的双腿之间。

  " 妈的,老子还没射完呢。" 老陈不满的骂着,一边找刚才被自己扔到一边的裤子,用脏兮兮的破裤衩擦了擦同样肮脏的鸡巴。

  老刘不管这些,他的鸡巴早就翘的老高了,他一边飞快的脱着裤子一边安慰如同死人相仿把头转向一边默默流泪的林晓萌:" 莫哭,莫哭,小幺妹谁让你长的像仙女似的又一个人夜里不回家遇见我们了!来吧,让伯伯也舒服一下。" 说着抱起林晓萌雪白的大腿把自己直挺挺的鸡巴一下插进已经被老陈玷污过的花蕊之中。

  " 啊!" 林晓萌啜泣着又发出一声惨叫。老刘兴致勃勃的生殖器像锥子一样再一次刺进她体内,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又开始低声哀求" 求求你!老伯伯!别再欺负我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刚刚听老刘对自己说话语气温和,林晓萌对他抱有一丝幻想,希望他能可怜自己放过自己。

  可老刘此刻根本听不到晓萌的哀求。他正沉浸在初次占有这么漂亮高贵的娇小姐的快乐中,现在他只听的到自己阳具摩擦林晓萌还在流淌着鲜血的阴户发出的叽叽呱呱声。

  " 呃……呃……呃……呃……" 随着自己阴茎在女孩阴道里抽插的节奏,老刘快乐的哼哼着。

  " 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 林晓萌哀求的声音更加可怜了。很快老刘停止了在她下身的活塞运动,并不是因为老刘良心发现怜香惜玉,而是因为他也射精了。

  肮脏的精液再一次喷射进林晓萌的身体,她没法阻止,只能任由这股浊流在自己阴道里肆虐,直至老刘从林晓萌已经被蹂躏的丧失了以往的娇媚的阴户里拔出自己哪根可笑的鸡巴,这股肮脏的精液才顺着他的鸡巴一起流淌出了她饱受摧残的阴道。

  " 可他妈该我了!" 一直掐着林晓萌左边乳头不放。满脸淫笑看着这一切的墩子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得意的说。" 玩的怎么样?这小幺妹够不够鲜!

  " 太爽了!" 老刘草草收拾一下自己身上的汁水,一边提裤子一边对墩子说:" 我操!老子这辈子玩了这么个仙女值了!" 然后冲坐在地上的老陈要烟抽。

  " 瞧你们那点出息!" 墩子走到林晓萌的双腿间,开始脱裤子。

  林晓萌仰面躺在地上默默的等待着,三个流氓,两个都强奸过自己了,剩下一个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她绝望了,从小到大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娇小姐第一次看到了人性的丑恶。她并不奢求这个黑胖子会放过自己,只希望他别再弄疼自己,这是她唯一的一点奢望。

  墩子把裤子随手一扔,跪在林晓萌叉开的双腿之间,她现在根本不想再挣扎了,挣扎还有什么用呢?自己已经被人轮奸了。

  墩子对林晓萌的不抵抗很满意,左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撸了撸,右手伸到林晓萌的阴部用拇指逗弄了一下林晓萌的阴蒂。触手一片潮湿,墩子把手拿回来接着细微的烟头火光清楚的看到自己沾了满满一手阴血精液阴液的混合液,显得无比恶心。不由的皱了皱眉,反手把这一手肮脏的污秽全蹭在林晓萌雪白的大腿内侧。

  " 你们俩龟孙子真脏,你们看看。" 墩子不满的一边骂一边冲坐在一旁交流感受的两个老家伙挥了挥手。俩个老流氓看见墩子满手污秽同时发出放肆的淫笑。

  " 你就这样肏这小幺妹吧!我们帮你润滑好了!" 老陈厚颜无耻的凑过来伸出一根脏手指轻轻的划拉着林晓萌被玷污的阴户。林晓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 放你妈的屁!" 墩子发了阵脾气忽然想起一个更加邪恶的念头。" 你们两个过来帮忙!" 他招呼老刘和老陈一起动手把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晓萌强行翻了个身,让她趴在地上。墩子用手强迫林晓萌半趴半跪着蹶起屁股,然后让老陈帮忙控制住她的腰让她无法挣扎。这才满意的" 啪!" 的一声重重的在林晓萌被强迫蹶起的大白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 肏个娘们,你比我们的事还多!" 老陈一边帮忙按着林晓萌的腰,把她的头压到地上布满的说。

  " 别废话!老子看毛片。好多洋鬼子都肏洋娘们屁眼,老子今天要试试!"说着墩子双手分别抓住林晓萌两瓣雪白的屁股用力掰到最大显出少女迷人的菊花蕾。女人的肛门如此清晰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看的老陈和老刘眼都直了。

  " 哎哟!" 脸被压迫紧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的林晓萌尖叫着求饶" 别这样!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这个变态!放了我……没等墩子进行下一步动作,老陈无耻的伸出食指轻轻捅了捅林晓萌的肛门。下流的把,接触过她屁眼的手指放在嘴里咂摸了一下。林晓萌在他身下一阵剧烈的挣扎想要摆脱这场无耻的羞辱可被在一边帮忙的老刘死死的按住没起作用。

  墩子一手掐着林晓萌的屁股蛋,一手握着生殖器用力往她肛门里插,狭小的肛门根本无法容纳墩子又黑又粗的龟头,想要插入显得非常困难。墩子一直折腾的满头大汗也没能如愿。

  " 他妈的!" 墩子有些发怒了。伸出右手的拇指和中指粗暴的插进林晓萌的肛门玩命的搅动打算扩大肛门的入口。

  林晓萌从没受过如此的痛苦,她头贴地面泪水荫湿了一大片水泥地。凄惨的尖叫着求饶,,可根本无济于事,墩子才不会因为她的哭泣哀求停下扣弄她屁眼的手。

  看样子林晓萌的肛门似乎被墩子弄的松了一些。墩子从她屁眼里把手抽了出来,也想试着学老陈那样尝尝滋味,可手还没递到嘴边,一股粪便的臭味直刺他的鼻孔。他忙一边在林晓萌屁股上擦了擦手,一边冲老陈说:" 妈的,老子看你扣完这小幺妹的屁呀用嘴舔,还以为女人长的漂亮连屁眼都是香的呢,这么一闻也是一样的臭!" 一席话逗得老陈和老刘哈哈大笑。

  林晓萌挣扎了半天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她绝望了。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大口喘着粗气。她能感觉到黑胖男人冲着自己的肛门吐了口吐沫,然后一根硬邦邦火辣辣的肉棒开始重新在自己屁眼上面蠕动着向自己身体里钻。

  墩子紧绷的身体随着自己粗大的鸡巴一截一截的逐渐插没在女孩两瓣犹如同百合一样的屁股之间开始放松。直到自己的生殖器完全插进女孩的直肠,看见自己脏兮兮的阴毛紧贴在女孩雪白的屁股蛋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 啊!" 林晓萌不知是惨叫还是呻吟的一声低呼像发令枪一样点燃了墩子原始的欲望。他开始抽插起来了。

  肛门的紧迫感远远大于阴道,墩子感觉女孩的屁眼紧紧的吸附着自己的肉棒,每次抽插都要很费力气。但相比阴道肛门的摩擦感也更强。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感觉妙不可言。

  老刘和老陈压制着林晓萌的同时手也不闲着,一个在后面掐她的屁股,一个用手托着她低垂的乳房细细把玩。林晓萌连扭动身子躲避的体力都没有了,只能任由他们所为。

  " 真他妈舒服!真他妈舒服!" 墩子一边肏着林晓萌无辜的屁眼一边用手有节奏的拍打着她高高蹶起的屁股。" 噼啪" 之声不绝,林晓萌雪白的屁股被打的满是红手印十分可怜可他还在无情的拍打。

  林晓萌趴在地上承受着世上最无耻的侮辱,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血流不止。黑胖男人的阴茎像根大号的火腿肠塞进自己的肛门里肆意的折磨自己,仿佛便秘排泄不出的感觉让她在痛苦中又觉得恶心。" 快点结束吧!别再折磨我了!" 林晓萌默默的祈祷。,"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三个玷污自己清白的畜生!

  墩子根本不管林晓萌的想法,他已经到高潮的边缘了。小美人细腻的屁眼让他既体会到前所未有的肉体感觉,又在内心有种强烈的成就感:" 妈的!城里的娇小姐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像鸡一样被我肏!鸡的屁眼我都没肏过,反倒第一次肏屁眼就肏了这么个水灵灵的娇小姐!就像老陈说的,肏过这一回,死了都值!

  " 啊!" 墩子被自己射精时突如起来的快感刺激的不由得低吼了一声。然后满头大汗的一下趴在了林晓萌衣衫凌乱的后背上。

  墩子的精液射的比以往都多,一股一股随着阴茎在林晓萌屁眼里的抽搐不断的在她体内喷发。林晓萌条件反射的加紧肛门墩子感觉更舒服了,射的也就更多了。

  终于结束了。墩子从林晓萌屁眼里把缩成一团软绵绵的鸡巴从她体内拔了出来。林晓萌的肛门不由得一阵抽搐,随着抽搐一股股肮脏的液体裹杂着大便残渣开始向外流……墩子擦了擦汗。从地上捡起林晓萌被老陈撕的粉碎的内裤胡乱在自己鸡巴上擦了擦。老陈和老刘也放开林晓萌不再控制她。一时之间小屋里四人谁也没说话。只剩下男人们喘粗气的声音和女孩低低的啜泣声。

  沉默了好一会。墩子才问:" 你们俩玩痛快了么?

  老刘点点头,老陈却又站起来开始脱裤子一边念叨着:" 不行!老子还得再玩她一次,以后再也玩不到这么水灵的小幺妹了,我得玩够了!

  说着老家伙脱掉裤子,重新让林晓萌平躺好,分开她的双腿也不顾及女孩下身一片鲜血淋漓再一次把老的近乎干枯的鸡巴顶在林晓萌的阴户开始了新的一轮蹂躏…………老陈终于满足了。他糟蹋了林晓萌3 次,期间老刘也忍不住也又肏了她一次,只有墩子满怀心事在一旁一根一根抽着烟,没有再有动作。

  当老陈酸软无力的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心满意足的冲坐在地上的墩子吆喝:"行了!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了。走吧墩子!" 时才发现墩子有些不对。

  " 墩子你咋了?" 老刘也觉得不对劲,他平时墩子黑红的脸膛,此刻竟然惨白起来显得十分吓人连忙问道。

  " 妈的!咱们这是轮奸啊!逮住比强奸判的还得重!" 墩子站起来喃喃自语道,手里的烟上下直动,这个经常打架惹事的墩子居然害怕的在发抖。

  " 瞧你那熊样!以往跟谁都敢动家伙,咋熊成这样!" 老陈不屑的说" 墩子,你说咱们这么样够判什么刑的?" 老刘是纯法盲根本不知道自己惹的祸有多大。

  " 我听说强奸罪行严重了都会被判无期和死刑,咱们这是轮奸啊!比强奸还严重。肯定得死了!" 墩子毕竟早进城几年知道的比较多。

  " 干他娘的!玩了个小娘们能判死刑?" 老陈有点不相信。

  " 真的!我骗你干啥!" 墩子颤抖的更厉害了。那感觉就像眼前就有警察在抓他。

  " 那咱赶紧跑吧!" 老刘看墩子的确在害怕,明白他没有在开玩笑,潜意识里只想赶紧溜走。

  " 那这小娘们咋办?" 老陈阴测测的问" 管她呢!她也追不上咱们,赶紧跑吧,回老家躲躲去!" 老刘六神无主的说" 不行!她见过咱们!又听过咱们说话知道咱们的称呼,不能留着她!" 老陈说着把手里的烟头使劲弹了出去。

  " 啥?你要杀人?" 墩子几乎不相信这个平素畏畏缩缩的老陈居然会说这话。

  " 别杀我!求求你们……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林晓萌清楚的听到他们交谈,对于死亡的恐惧让她马上软弱了下来," 必须得杀了这个小娘们,反正墩子你说的,抓住咱们也是个死!杀了这个娘们警察也许就抓不住咱们了!就算真的被抓也有一个垫背的!" 老陈此刻已经没有一丝人的感觉了,他恶狠狠的向林晓萌走来。

  " 别!别杀我!求求你老伯伯!你要我身子!我给你!你想要我怎么伺候你都成……别杀我……饶了……" 后面的话林晓萌再也说不出来了,她的脖子被老陈死死的掐住,一直到舌头吐出眼睛上翻她还在祈求。可凶恶的歹徒完全没有人性,一直到她身体僵硬这才松开了手。

  " 走吧!" 老陈看着地上林晓萌的尸体若无其事的招呼墩子和老刘,俩人也被吓呆了,可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跟着老陈一路返回了宿舍。

  接下来的几天三个人各怀鬼胎,工地上干活也是心神不宁,没等熬到月底发工钱三个人就各自找借口回了四川农村老家。

  ……林晓萌并没有被当做杀入案被警察立案。原因9 点半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按失踪立案。通常失踪案件警察不会抓住不放的。林晓萌有钱有势的父母虽然手眼通天,可连尸体都找不到警察也是无能为力。无奈之下林晓萌的父母动用了一切的手段甚至最有影响力的电视台里的法制节目都特批为林晓萌做了一期寻人征集线索的特别节目,可依然如石沉大海丝毫不见动静。

  这场沉寂一下就是7 年多年的冤案终于在林晓萌被害的地下车库维修管道的时候被维修工人无意间揭穿。

  现场惨不忍睹。

  据发现尸体的工人说:当时之间一具干尸躺在地上,几个大胆的年轻工人一起凑近才能从尸体上身已经腐烂的女性内衣分析出是具女尸。女尸衣衫不整,下身没穿内裤一眼就能判断出死前曾受过性侵害。

  警察根据女尸身边的手提包又调阅了7 年前林晓萌父母在电视台做的那期寻女节目这才判定林晓萌于7 年前受性侵害后被歹徒杀害。

  经过林晓萌父母施压后公安部门严密的排查,终于在人海茫茫中找到奸杀林晓萌的3 名民工:墩子,老陈,老刘。

  被捕时老刘已经年近70. 。天网恢恢女孩沉冤昭雪,恶人恶贯满盈。

  (完)以下为作者补充的一些资料:

  :本故事根据真实案件胡编!2006年一期法制进行时报道过。偶尔翻阅旧新闻又被我找到了,感慨良久试着写篇H 文,对死者虽有不敬可目的却为表达最后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人自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大家多行好事,看了H 文A 片可以找老婆找小姐,实在不行还有右手!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欲念害人害己附录我找到的关于这起案子的新闻内容附录:

  2006年07月10日上午9 点多,在北京西客站北广场北恒大厦地下停车场内停车场管理员在地下二层一角落发现一具风干女尸,死亡女子约十七八岁,仅下身穿着内裤,尸体已开始腐烂。据一位停车场工作人员说,地下二层平时仅使用一半面积,而尸体被发现的位置很少使用。

  " 就像恐怖片里的干尸一样,太吓人了。" 据进入仓库的王师傅描述目:仓库里没有灯,手电一晃,光线照在风干的尸体上,皮包着骨头,看那样子,应该死了好久了。女尸所在的地下仓库已停用多年,女尸身上有狭长伤口。北恒大厦原本打算重新装修,但工程部人员进入现场时,却发现了这具女尸。王师傅说,女尸身上有一条外翻的狭长伤口,伤口周围有黑褐色血块,地上一大堆干涸的血迹。尸体面部的皮贴在骨头上,身上的衣服全是被腐蚀后的窟窿。由尸体上残留的白色胸衣来看,可断定是具女尸。

  知情者称,6 年前,1999年10月左右,当时的北恒大厦还叫东方莲花大厦,该大厦内曾有一名叫郭小悦的19岁女子神秘失踪。当时她在北恒大厦内开了家公司,其家属立刻向西站分局民警报案,但始终没有下落。

  北恒大厦内一工作人员回忆说,神秘失踪的郭小姐个子很高、短头发,平时打扮比较时髦。一名顾姓员工说,当时怀疑她被绑架了,但最后没有找到。6 年前当时地下二层仓库被密封,所以当时没去那里找。而这次发现的风干女尸,也是高个、短发,但衣服已经破损无法辨别。

  女尸被意外发现后,这起陈年旧案也终于水落石出。三个作案的四川民工属于警方说的生人熟地儿作案。19岁女孩郭小悦事发时开车去停车场停车,下了车准备回六十米外的住地时被三名刚看完黄色录像的民工调戏,女孩怒斥:臭流氓。三民工将女孩劫往地下层仓库内,先轮奸后杀害,人失踪后,家属苦寻无果,警方破案无能,北京电视台" 法制追踪" 栏目曾播出专题纪实追踪寻访,可惜仍如泥牛入海,直到女孩沉冤六年后,郭小悦才意外重新浮出人们视野。

  女孩失踪被发现已成干尸,谁的责任?警方早干什么去了?如果报案时特别留意,认真排查,还会等到今天吗?还会事隔六七年吗?郭小悦死不瞑目!显而易见,当时办案警察有责任。尸体就在失踪的地下二层,竟然找不到!事隔六年后被装修人员发现,说明警方没有重视当时的失踪案。据说大厦管理人员不让查仓库。其实,大厦管理人员是阻止不了警察的,按正常程序,警方可以查仓库,大厦管理人员有权阻止警察破案吗?没有!如果当时查了,这案子早就破了!长达六年的时间都不去事发地点打扫,可见管理人员不是一般的责任心问题,管理者太不负责了吧!结果,管理的漏洞和死角成为了犯罪分子正好利用的温床!

  民工本是弱势群体,却也是性冲动的高危群体。为什么犯罪的大多数是民工?值得人们深思。犯案时三个民工刚看了黄色录像,可谓欲火中烧,偶遇19岁女孩郭小悦,应属典型的激情犯罪。三个人中,居然有两个50多岁的民工,连最小的犯案者都40多岁了,却在疯狂性欲的驱使下对一个19岁女孩残忍轮奸再杀害,枪毙他们真是太轻了。真该千刀万剐了他们!

  我觉得,党中央和国家也应认真关注民工性需要的问题,人为的死堵和高压,看起来简单易行,实则遗害无穷,堵不如疏,据说用不了几年,将有高达3000万的男子无妻可娶,如果坐视不管,没有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渲泄渠道,这样的事早晚还会再发生!

  国家、社会、警方,民工、物业管理谁也难逃其责!从政府到老百姓,整个社会已经陷入了习惯性的冷漠!如湖北某个全国知名的奇案,人无缘无故死了警察不查,却忙着抢尸首火化。连北京电视台法制追踪的这么一个线索明显的简单案子警方都破不了,反思全国各地,有多少大小小案没破,结果可想而知。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38 关闭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