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自拍图片  »  情人
.
本文章来自91Gav,每天更新海量大片。百度搜索:91gav 永久地址:www.91gav.com。


  我想进入你,我的情人,从任何角度,无论是从你性感的小嘴,还是你坚挺的椒乳,或者是你神秘禁地的任何
一方。
  我想亲吻你,我的情人,吻遍你身体的所有部位,吻你美丽高傲的脸庞,吻你碧玉玲珑的耳垂,吻你似冷实热
的花房。
  我还要赞美你,我的情人,你的玉臀如此高翘,你的美腿如此修长。
  啊,情人!
  就让我尽情地爱你吧!
  用嘴,用手,用身体,用我的全部来爱你吧!
  让我与你融为一体!
  生命是个奇妙的旅程,他人的生命构成了我的生命,而我的生命又是他人旅程中的一座小邑。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就是我生命旅程中起始的一段,也是极其精彩的一段。
  那年盛夏的一个下午,我来到这所学校,在宿舍裏,为即将到来的四年整理行装。
  冬天的时候我有了女朋友,我称她为漪。各自的寂寞使我们走到一起。校园的烦杂使我们搬出宿舍,共同租房,
住在了一起。
  那是一套两居室。我们各住各的,像邻居,却不像恋人。当然她对我守身如玉。
  读书,考试,吃饭,睡觉,陪着漪散步,生活周而复始,每天无疾而终,生命像捏不住的细纱,越来越空虚。
  学校裏有各式各样的社团,什么书画,科研,武术,等等等等。虚实真假,鱼龙俱下。
  漪日日对着我,漪似乎了解我。
  「唉,你去练习击跆道吧,看你那么瘦小。」一日,漪这么对我说,语气裏带着几分玩笑。我竟答应了。可能
是因为後面的一句「看你那么瘦小」吧。
  漪的一句笑语,我的一时气急,酿成了日後的一番小小波浪。这波浪使乏味的日子稍稍变得精彩,但也带来了
无限的苦涩。
  报了名,每天下午我就跟着一群穿柔道袍的人练习了。跑步,压腿,踢闆等等,与学习毫无二緻,一样无聊。
但我每天都去,因为那裏有倩文的存在。
  倩文何许人也?
  一位师姐,高我一届。
  吾何以知其名也?
  她是击跆道社团的理事,不知道她的人很少。
  击跆道隻有她一个理事吗?
  非也,但隻有她令我神魂颠倒。
  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沸腾了:身量大约160公分,齐耳的黑发,随着她的动作一扬一扬。面冷如霜,带着贞洁,
高傲。微红的唇,性感异常。柔道袍的v字领口处露出她的一段粉胸,紧束的腰带衬托出她挺拔的细腰。肥大的柔
道裤遮住了她的下身曲线,但看得出,她的双腿绝对修长。赤裸的脚,宛如玉琢。
  就是这样一个人,引出了开头的那首诗,也点燃了我生命的导火线。
  击跆道社团每周一三五开社练习,二四六是社员自己练习。我本不喜欢击跆道,加上天气太热,星期四我就没
参加练习,而是去了游泳馆游泳。我的游泳技术不高,但我喜欢浮在水中那种不由自主的感觉,所以我经常去游泳。
然而,今天过後,我去游泳的原因就多了一个:我在游泳馆遇到了倩文。
  她穿一件白色泳衣,虽然戴着泳镜包着头发,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我想跟她打个招呼,但当我看到她完美
身材的时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的下体竟突然扯了旗。倩文也看到了我,隔着几个人朝我招了招手,下水去
了,面上依旧那么高傲,美丽。
  倩文真美啊!上次隔着柔道袍看不清楚,这次一切细节都皆在我眼中了。她的皮肤雪白,从大腿到脚趾没有一
丝瑕疵。玉臀紧凑而高翘,玉腿浑圆而丰满小腿骨肉均匀。她的阴毛一定极少,因为她穿的是没有围裙的泳衣。
  我想要她,我想进入倩文。
  我把自己沉在游泳池角落的水底,手淫起来。精液像浮萍一样在水中飘动,而我亦像精液一样,无处可依。怎
样才能得到倩文呢?这似乎是个梦想。
  据我所知,倩文没有男友,一直守身如玉。她想努力学习,毕业做出一番事业後再谈男女之事。面对这般贞女,
我又如何能得偿所愿呢?
  回到我和漪的宿舍,我倒头就睡。把苦闷交给梦吧。
  早晨醒来,我射的一塌糊涂。
  不,我不甘心。古人雲:「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我也要试一下。
  经过半个月的观察,我发现倩文每周六必去游泳。而且总是游到很晚。游泳馆唯一的女管理员与她相熟,总让
她一直游,游痛快了再走。有时候甚至吧钥匙交给她,自己回家去了。倩文似乎有无尽的苦闷,要通过不断的游泳
来发洩。
  计策出于此焉。
  又是一个星期六。我要搏一搏了。
  我在游泳馆待到将要关门,就藏进了男更衣室(量那管理员也不敢进来)。
  每个一段时间就出去探听一下虚实。到我第五次出去的时候,整个游泳馆已隻剩下倩文的打水声了——管理员
走了。thankgoodness。我进了女更衣室,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女更衣室跟男更衣室不同。它不像男更衣室那样不分彼此,大家赤裸裸地在一起换衣服洗澡。女更衣室是一格
一格的,每格裏都有一个淋浴和一个可放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91gav.com。◆◆◆

衣服的箱子。格子的门上写着各自的名字。
  现在除了倩文的格子仍然关着以外,其他格子都空了。更衣室的空地上还有些椅子,累了可以坐。我用它们摆
了一张「床」,之後就在倩文隔壁的格子裏藏了起来。
  等待,时间在黑暗中一点一滴地流过,隐隐约约我还听得到倩文的打水声。
  慢慢的,一切静了下来;慢慢的,赤脚打地的声音,开门声,悉悉嗦嗦的脱衣声,水龙头的喷水声,水滴冲击
肌肤的声音,一样一样进入我耳朵。黑暗中,倩文似乎伸了个懒腰,发出长长一声呵欠。倩文的声音如此甜美。
  而在倩文隔壁虎视耽耽的我,也即将开始行动。手执一隻四磅的橡皮锤,我静静地等待着时机。尽管我的心就
要跳出喉咙,我的下体即将胀得爆裂,但我的呼吸依然平稳均匀。隻待倩文从格子中出来,我就出其不意地在她後
脑一击,保证她必晕无疑。说实话,我不敢跟她当面对打——她是击跆道的个中高手。
  倩文终于出来了,穿着刚刚齐腰的紧身T—shirt,下身着一条及膝的紧身牛仔短裙,性感无比。我像上
面所说的那样做了,结果倩文倒在了我的怀中——我在她倒在地上之前扶起了她,我不想她被满地的污水玷辱。
  我抱着倩文,把她放在「床」上,借着一点儿微光,开始欣赏这位令我神魂颠倒的贞女。
  (续)
  她矫梃的乳裂衣欲出,那件仅仅齐腰的T—shirt被它们撑得盖不住美丽的小肚脐。
  她的腰真细呀,摸了一把,弹性奇佳,皮肤又嫩又滑。紧身的牛仔短裙被高翘的玉臀向後顶起,于是平坦的小
腹就被我尽收眼底。而那深蓝的颜色,使原已神秘的禁地更加具有魔力。
  我向上缓缓撩起倩文的短裙,看到了她身上最吸引我的地方——她那对修长的美腿。倩文的腿不仅好看,击跆
道的练习使她的腿部肌肉发育很好,修长的腿充满着弹性和力量,比那些仅仅好看的腿又大不相同。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我竟然不知从何「下口」。下体已是不堪忍受。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人声:「倩文,还
没走吗?我回来锁门了。」
  在这裏我想讲个故事给大家听:「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寺庙,寺庙裏有个和尚,寺庙外有个池塘。有一天寺
庙走了水,和尚大跑小跑到池塘提水救火,可叹呢,池塘裏有个水怪,和尚被水怪吃了,寺庙也化为灰烬。」
  总之,一切都没了。
  我带着浑身的欲火,从游泳馆的院墙上逃了出来,回到了漪和我的宿舍裏.
  timeis9:00p。m。
  好在我有钥匙,因为漪已经睡了。我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成眠。那无尽的欲火
无处发洩,我又怎么睡得着?
  漪,对,漪!
  我几乎是狂笑着走向漪的房间——一间从不上锁的房间。再也不顾什么君子风度,我撞了进去。看见床上隻着
亵衣,同样有着美好身材的漪,我像饿狼一样扑上去,撕碎漪的文胸和内裤,分开刚刚被我惊醒尚且意识模糊的她
的双腿,将胀大的无以复加的下体猛然插进漪从未开放过的花蕾。
  「啊!」
  漪痛苦的呻吟着。处女膜被粗暴洞穿的痛楚使漪完全醒来,而她幹燥的阴户带给我的疼痛却激发了我十倍的兽
性。我双手紧紧钳制着漪挣紮的双手,双腿极力撑开漪意欲夹紧的双腿,下体以极高的频率一抽一插。
  漪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玉腿,染红了我的下体,染红了雪白的床单,也润滑了她幹燥的阴户。疼痛渐渐被高潮所
代替,虽然漪浑身香汗,满面泪痕。
  我的身体发出一阵阵低吼:「倩文!倩文!」下体享受着漪越来越湿润紧凑的阴户。十分钟之後,我感到一股
激流泻体而出,漪感到花房内一阵炽热。我软到在漪的身上,漪啜泣着把我推到床下。
  第二天,漪竟然不能起身,极小的动作也会令她的下体剧痛,昨晚我那野兽般的狂轰滥炸已使漪那娇嫩的花房
又红又肿。
  那之後,漪和我分了手,一半是因为我欺负她,另一半是因为我在欺负她的时候喊的是另外一个女孩的名字。
  感情的终止带给我了一些伤痛。然而倩文在我脑海中依然萦绕不去。她并没有因为上次的意外而有所改变,依
然去击跆道社团练习,依然每个星期六游泳到深夜,依然守身如玉。而我对她的欲望却越来越炽烈。
  欲火焚烧着一切,连对漪的内疚也不例外。我要倩文!但不是通过以前的方式。我寄出了平生第一封情书(即
使对漪,我也没这样过)。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始终没收到回信。倩文除了更美了之外,跟以前无甚变化。在欲火和相思中,一年过
去了。
  一次击跆道的练习中,我竟有幸跟倩文对打。我故意扑到在她身上,想趁机亲近她,没想到却被她一拳打得鼻
血直流,从此她对我更是不理不睬。
  倩文的冷傲更加激起了我占有她的欲望,她要为一切付出代价!
  倩文为人孤僻,在校外租了间小房子一个人住。平日生活有规律的她,总是学校宿舍一条线。这些都为我创造
了机会。
  我曾经跟踪她到她的住处研究她的门锁。那是一把极普通的老式锁,连保险都不带。我想,一张身份证足够打
开它了。
  之後的一天上午。
  我之所以选上午,是因为:
  第一,倩文晚上回家太晚。
  第二,中午够亮,不需开灯,不会惹来外界注意。
  第三,中午没晚上那么静,即使倩文呼救也不一定有用。
  我没有去上课,来到倩文的家,轻而易举地橇开了房门,开始对地形进行观察。
  这件屋子大约50平,摆设很简单。正对屋门的是张书桌,书桌右侧靠墙放着一张小铁床。床上扑着洁白的床
单,床单在床沿垂将下来。放着整齐的枕头和被褥。
  书桌的抽屉全部上着锁,看来倩文是个极自闭的贞女。至于门锁那么容易就被我打开,可能是房东的责任吧。
撩起垂下的床单,我看到床下有个衣箱。裏面的衣服散发着清香——倩文是个多么整洁的人啊!不过,在我大快朵
颐之後,她的那几件性感的内衣就污浊不堪了。
  真是对不起呀,倩文。
  观察完这个屋子以後,计划也基本上形成了。
  timeis10:00p。m。
  我开始了准备工作:首先,我拆了那张铁床的床闆——极容易,那床闆几乎是放在上面的,没有任何固定。这
样我就得到一个有着四隻铁脚,可平放也可直立的结实的大铁框了。我把那张大大的床单扑在地上,又把铁框直立
的放在床单上面。
  接着,我跑出去买回了三米长的坚韧棉绳,分成四段,分别绑在铁框的四角上,备用。
  最後我将倩文那被我污染的内裤放在手边,以备不时之需。
  准备好一切之後,我藏在门後,等待着倩文的归来。
  这裏要注释一下:有一种呼吸道麻醉药,它起效极快,效应持续时间易于控制。并且在学校的实验室裏很容易
弄到。这种好东西名叫乙醚。而此刻我的口袋中就有这样东西——一条浸满乙醚的毛巾。
  中午,timeis12:30
  脚步声,钥匙的哗啦声,开门声……
  倩文走进了房间,也走进了陷阱。
  还没等她对房间摆设的变化有所反应,我已开始行动了。右手从後面紧紧箍住倩文,左手把那浸满乙醚的毛巾
死死地按在她的嘴上。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之後,倩文晕倒了。又过了十分钟,她醒来。四肢被束缚着,成大字形被固定在铁
框的中央,直立着。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上身着蓝色T—shirt,下身穿一条短裤,脚上踢着拖鞋。眼睛冒
着火。
  这人是我。
  倩文想叫,但嘴已被塞住。我告诉她,她嘴裏塞的是浸满我精液的内裤。她的眼中喷出怒火。我对她报以微笑,
在她高傲的脸上轻薄地一吻。
  上次我在黑暗中欣赏了穿着衣服的倩文的美好身材,这次我要欣赏一丝不挂的她的美妙侗体了。倩文穿着一袭
白色长裙,被我绑在床上,宛如即将受难的圣女。
  我解开长裙右肩上的两粒纽扣,又解开右边腰部的四粒纽扣,那一袭白色就滑落了。剩下的就是隻着亵衣的圣
女了。
  羞辱与愤怒使倩文微微颤抖着。而我隻是坏坏地对她笑笑。
  我并不急于把她脱的一丝不挂,我有的是时间。我决定不再用手脱倩文的衣服了。我得来点儿更刺激的。但首
先,我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全部衣服。挺起的下体使我有些羞涩,但我不理那些。
  两手撑在铁框的两条长边上,我把倩文笼罩在我的身体之下,开始用嘴帮她清除身上的最後障碍。从她的颈开
始,我的唇一直滑向她的左肩。牙齿咬起了她文胸的肩带,向下拉去,一直拉下她的左肩;同样的,牙齿拉下右边
的肩带。黑色的胸罩做着自由落体运动,停留在地上。倩文圆润的肩和坚挺的乳呈现出来。
  我欲火焚身。
  我跪了下来,双手抱住倩文的双腿,脸贴上了倩文的花房。花房美妙的气味充满我的鼻孔。
  我的牙齿又要工作了,不过这次咬住的是倩文的底裤——底裤包裹着倩文阴唇的窄带。在下拉的过程中,我听
到倩文的低声呻吟——我不小心咬到了她的几根阴毛。
  对不起呀,倩文!
  微微分开的双腿似乎要阻止我脱下她最後的遮掩。我疯狂了,生气了,牙齿野兽般撕碎了倩文的黑色底裤。
  倩文的腿因此被勒出一条条红纹。如镜湖上的微波称得镜湖更加平静一样,这几道红纹更称得倩文双腿的洁白
光滑如玉。
  贞女终于一丝不挂了。她神秘的禁地此刻羞涩的呈现在我面前:洁白平坦的小腹下,一小撮乌黑明亮的阴毛簇
拥着两片丰美的阴唇。阴唇的中间,两片粉红的花瓣,似张还合,掩映着桃花源的入口。一片薄膜挡在那裏——是
倩文的处女膜吧。
  「啊!」我竟激动地叫出了口。倩文太美了——双臂不由自主的举着,将隐蔽地腋下暴露给我,她的腋下竟是
光滑无物的。双腿不由自主的被分开,将花房呈现给我,她的女膜竟如此完美!
  我一无法忍耐了。倩文那充满怒火的双眼不断的激发着我的情欲。
  双手刚刚接触到倩文的椒乳,便不由自主的抓了上去。竭尽全力地揉捏使倩文痛不欲生。雪白柔软的乳房霎时
间变得红痕道道,不成形状。
  手刚刚离开,嘴就跟了上来。像婴儿一样,我吮吸着倩文樱桃般的乳头。越张越大的嘴仿佛要将整个乳房吞将
下去。倩文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离开乳房的手并没闲着,它们游弋着,在倩文的粉背上,在倩文的玉臀上,在倩文的花房中。所到之处,无不
遭殃。
  挑逗在不断的升级,然而倩文的下体竟毫无湿润。我已无法控制欲火,贞女却一再坚守阵地。
  我不理那些!
  双手紧抓住倩文的玉臀,下体正对着倩文的玉门,一者向後,一者向前,「哧!」我的下体猛然插进,不带一
丝怜悯。
  疼痛和愤怒使倩文痉挛,四肢的挣紮,使她的手脚被勒出深痕。倩文阴道对我的刺激,令我忘乎所以,以千军
万马之势夯砸起来。
  倩文的眼中流出两行清泪,倩文的下体淌出片片落红。鲜血循着倩文白皙的腿一直流到脚跟。滴在床单上,开
出一朵朵玫瑰。润滑紧凑的阴道犹如畅通无阻的大道,激发了我的穷追猛打。
  在这比漪还要紧凑万倍的阴道中,抽送了十分钟的我一泻千裏.
  我紧紧抱着倩文,用业已软倒的下体堵住倩文的玉门,使精液全部留在了她的体内。
  坐在地上,我又欣赏起了这位贞女。现在,她已泪流满面。我想她一定感受得到我火热精液带给她的灼烧,因
为她高傲雪白的脸,此刻红如朝霞。她的下体已湿得一塌糊涂。她的鲜血,我的精液,花房的蜜汁混合在一起,覆
盖着她红肿的阴户。
  我走到她的後面,想欣赏一下美女的裸背。但我一看到她那高翘的玉臀,下体便再度勃起。
  我从後面抱住了她,左手揉搓着双峰,右手抚摸着阴户,把她的蜜汁一点一点引导进後阴。渐渐的,倩文的後
阴湿润起来,我对准它,一挺腰,整根插入。
  倩文被疼痛折么的晕了过去。
  啊!太紧了。阴茎几乎喘不过气来。隻是十餘下,精液便再度进入倩文的体内。
  一个小时裏,我就这样,前後替换的幹了倩文六次。倩文不断的被痛醒,又被痛晕过去。
  休息了十分钟,我把铁框打平放起来。因为倩文的双乳太过诱人,所以我打算跟她进行乳交。
  我岔开两腿夹住倩文的胸部,将下体放进倩文深深的乳沟。倩文下体的蜜汁真是最好的润滑剂。这样的做爱体
位使我能一边幹一边与倩文对视。
  看着倩文仇恨的双眼,我一次次的达到高潮。就在我又要一泻千裏的时候,我突发奇想,用手钳紧倩文的小嘴,
使它微微张开,取出她口中的内裤,将一股浓热的精液射进她的嘴裏,大量的精液几乎使倩文窒息。
  气急之下,倩文竟然晕了过去,而欲望得到了彻底发洩的我,悔恨与怜悯交集——我曾经那么的爱着倩文。
  我解开了倩文的四肢,抱着业已不省人事的她放在尚且洁白的床单上。跟着自己也压躺了下去。
  我的下体对着倩文的玉臀,我的胸膛包围着倩文的粉背,我的双腿纠缠者她的双腿,我的双手抚摸着她的心房,
我的脸紧贴着倩文的青丝。
  我们像一对情人一样相拥而眠——倾听着对方的心跳,等待着对方的醒来,似乎要彼此相伴一生一世……
  (再续)
  ***********************************我是如此地想成为倩文的情人,
可既缺乏勇气又无法压住欲火,因此做了那件伤害倩文的事。
  这篇再续,我想要写的是,我与倩文成为了真正的情人以及我与她的幸福生活。
  我想说的是,幸福是可以自然而然地争取的,「巧取豪夺」既伤害别人又会使自己伤心。
  ***********************************
  献给倩文
  腹部的剧烈疼痛是我醒了过来,看到的一切,触目惊心:倩文手裏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刀——那血是我的,浑
身颤抖着,眼裏充满了愤怒与恐惧。
  我的小腹流着鲜血,一阵阵刺痛。疼痛使我痉挛,然而我的心却平静无比,这一切本在我预料之中,就算她在
我起清醒时刺我我想我依然会如此平静,我甚至对倩文露出感恩的笑容。血液一点点离开我的身体,我似乎在等待
死亡,眩晕使我不能保持坐姿,于是,我躺了下来。
  死亡往往给人从不曾有过的勇气,我打算在血流幹之前对倩文一诉衷肠,至于结果,那隻是对活人有用的东西,
我死了,所以我不关心。
  于是,我从初次的邂逅,第一次的阴谋,一直讲到现在。我告诉她我对她的爱慕,以及无时无刻的思念。
  我没有说任何求她原谅的话,因为我觉得,一来不太可能,二来男子汉大丈夫,做都做了,还会怕承担吗?
  就像要睡着了一样,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开始觉得说话的人似乎并不是我。渐渐的,连说的什么都听不见
了。我想我要死了。
  好人是幸福的,活着的时候有快乐的生活,死了之後还能有上帝和天使陪伴着。坏人就不是这样了,活着的时
候整日受良心的谴责,死後还要到去地狱受苦(当然,这样的坏人是不彻底的,真正的坏人就算到了地狱,也是魔
鬼而不是囚犯)。我就是个不彻底的坏人,所以我受过许多良心的谴责也准备着下地狱受惩罚。
  仁慈的上帝不惜被撒旦打伤还要用真诚感化他,奇迹和惊喜在生活中存在,或许是上帝创造了这一切。
  神奇的光芒照耀着我卑微的躯体,使我恢复了知觉。
  我竟然躺在雪白的床上,腹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
  「天国,这儿一定是天国。虽然我从不敢奢望能得到上帝的垂怜。」
  天国是自由的,于是我就想叫一声,使自己的欢乐得以归宿,可还没等我叫出声,一句话飘入耳中:「207
8,吃药。」
  紧接着,一个全身素白的人给了我一个药瓶,一杯水。
  「天国裏的人也要吃药?」
  我还没转过神,思维似乎很迟钝,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得到了一个令我哭笑不得的答案——我尚在人间。
  「天哪,想一死谢罪都不行?!」现在我终于理解了神雕侠侣中尹志平的心情。
  我想下床离开这个地方,因为我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让倩文找不到,那样至少我的内心会好手一点。然而,我
稍一用力,腹部就像千刀万刮一样,疼痛使我失去平衡,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腹部的伤口似乎爆裂开来。
  护士(我现在知道了那浑身素白的人是护士)马上跑了过来,「你女朋友费了千辛万苦才把你送来,刚缝好伤
口,你又要怎么样?」
  「我女朋友?」
  护士的不耐烦的数落我没怎么在意,但女朋友三个字让我打个冷战。
  「会是漪?不可能。那么是……倩文?」
  我不敢再想下去,心脏似乎正在被万蚁噬咬——剧痛中带着搔痒。
  「我那样对她……她的下体肿成那样,怎么把我送来的……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在极度的猜想中和因猜想而
诱发的焦虑中,我度过了十三天。
  带着未完全恢复的刀伤我强行出了院——一来,我没那么多钱交住院费;二来,我极想再次见到倩文。我想看
看她好了没有,哪怕被她再砍几万刀。
  倩文搬了家,离开了击跆道社团,再也没去过游泳馆,似乎从人间蒸发了。
  愧疚折么着我,一天一天,变本加厉,始终找不到倩文。这使我生活的意义产生了怀疑,对世界的真实性想法
也有些动摇了,而这些又是谁造成的呢?倩文吗?我吗?
  我开始沉迷于网络,每日在网络世界裏胡混,有时充当好人,有时又扮演坏蛋。没有人知道对方是谁,也没有
人能从实质上伤害到别人,这也许是网络的一点好处。就是在这个虚假的世界裏,我有幸找回了倩文,找回了失去
或者说从没得到过的真爱。
  那天,我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在网上乱逛,没想到竟给我找到一个美丽的所在——一个人的个人网页。虽然明
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幻,但那一片忧郁的蓝,那隐隐约约的忧伤和不可捉摸的美却让我想起一个人,也把我自以为早
已结痂的伤口重新劐开。
  「倩文!这是倩文吗?」心从没如此矛盾过:我既希望是,又害怕若真是的话……
  岁月使痛苦稀释,但同时溶化了勇气。
  现在,我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见到倩文,虽然不奢求她原谅,但与她发生爱情基本上是天方夜谈。
  课我对她的爱并未因时间而变淡却越来越浓了,就像陈年的醇酒。
  正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网页的主人点了我一下。
  「whoareyou?」
  心中「有鬼」,我的「嘴」都不利落了,一时竟想不出怎么答话。
  「逃吧!」结果我「逃」了。
  但那网页似乎对我施了魔咒,之後的一个星期,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它,也想着她。我觉出了我在不断的变瘦,
所有的衣服似乎都大了一号。
  看来古人的诗词说得是真的,不管俗不俗吧,我想说出来,「为伊销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不是後悔,
是没得後悔,因为我的消瘦似乎不可抑制。
  我最终又去了那个网页,那个忧伤的美丽的世界。
  「whoareyou?」主人令我不安的「声音」又出现了。
  「XX」我回了我的name,因为我总觉得世事无常,生活无形,所以我给自己起了个什么都不是的名字。
  「XX?」主人疑问道。
  「XX!」我肯定道。
  「你好啊?」
  「你好。」
  「喜欢这裏吗?」
  「嗯!」
  「说说?」
  「蓝色像海,我像鱼,你是海女,琴声很美丽,鱼儿很快乐。」
  「呵……」第一次谈话在她的问我的答中结束,我竟被动至此。
  以後我每次上网必然会与她掰上几句,笑声渐渐地多了,生活似乎有了些起色。
  一个月後的一天,我收到一封e—mail:「大海因为鱼儿而热闹,琴声因为鱼儿而美丽,海女因为鱼儿而
快乐。XX,你今天快乐吗?」
  快乐,快乐极了!假想中的倩文能这样与我「交往」,我又怎能不快乐呢?
  不过这样似乎有些对不住网页的主人。对了,我怎么如此之笨,交往了这么久,我竟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得问问她,也许她是倩文呢!
  于是我回了e—mail:
  「我很好,谢谢你对我说了那样的话,我很高兴。另外——请原谅我的不周与冒昧——mayIyourna
me?」
  马上就有了回复:「考科举交不了试卷。这是一个字谜,猜出来我在告诉你我的名字,谁让你那么粗心?」
  我的头登时大了好几倍,猜字谜一向被我认为是件很难的事,更何况猜错了多没面子——我想,每个男士在自
己心爱女人的面前都不想出丑。
  想啊,想啊,始终想不出。脑子裏竟然冒出一句话:「倩文,帮帮我呀!」
  嘿,有了,考科举交不了卷不就是「欠文」吗?哈!猜到了。
  「欠文,答案是欠文,对不对,快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马上回了e—mail。
  「你真是个笨蛋!」她这样回答我。
  不明白,我怎么笨了?不是猜到了吗?哦!「欠文」,难道是倩文。激动使我心跳加快,而想起以前的事,我
又无比沮丧:「就算真是她又怎么样呢?」矛盾中,我匆匆下了线。
  隻与她保持网络中的关系?这样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但一日不能弥补我的过失,我就会痛苦多一日。
  不行,我得试试,至少让我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倩文,我想促使我做出最後决定的不仅是内疚还有我一直未曾放
下的爱。
  又一封e—mail:「我想见你。若你愿意见我,明晚8:00到情人路红茶馆等我。XX」。我刚发出去
就有些後悔了,但信已无法收回。
  第二天,我六点钟就来到了约定的地方,但不敢进去。我想,远远的看她一眼吧,或许不是呢?就当一回懦夫。
  爱因斯坦形容相对论说:「等待情人时,一秒似乎是一年,与情人共度良宵时,一万年也是一秒。」我的情况
跟前半句一样。
  时针终于不情愿地指住了8,我的眼忙碌起来,生怕错过了,又生怕躲闪不及被她看到我。
  上帝说天空太苍白,于是有了雲,上帝说世界太荒凉,于是有了人。上帝说亚当太寂寞,于是有了夏娃。夜风
嫌我的眼太寂寞,所以送来了倩文。
  倩文似乎为了忘记了过去,所以不穿白色;然而痛苦带来的忧郁使她陷入了深蓝。她的头发似乎更长了,超过
了肩,原本的冷傲加上现在的忧郁使她更加美丽。
  越女西施因心疼病而更美丽,但人们隻看到美丽而感觉不到心疼——西施是可怜的。
  倩文亦是如此。而这些都是我造成的。
  「去见她,你这个懦夫!」我往前走了几步。「面对你的会是什么呢?」未知延伸出来的恐惧又把我拉了回来。
  倩文就坐在那扇门裏,隔着玻璃窗观赏着夜景,她是否知道我也在夜的一个角落呢?
  两种不同的想法使我走出几步又退回来,再走出几步再退回来。渐渐的这样的「前进」「後退」变成了踱步。
我在红茶馆前踱来踱去,时间也陪着我踱来踱去,由八点踱到九点,似乎还要不停的踱下去,时间是要跟我鬥气呢,
但我首先退出了,我又怎么鬥得过时间呢?
  重要的是,倩文不愿再等了,她起身推开了红茶馆的玻璃门,来到夜风中,她的长发被风抚摸着,飘扬着。她
的长裙被风吹到了身上,露出了无限美好的曲线。
  「让我送送她吧。」我对自己说,虽然明知是自欺其人,我隻是想知道她住哪儿罢了,我又有什么资格保护她
呢?
  就这样,夜风中走着她,她後面跟着我。街市灯火通明,黑色的天与昏黄的灯把世界装扮的无比深邃。
  倩文的家似乎很偏僻,我很庆幸自己有勇气跟上她——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就算是素昧
平生,也应当回护花使者,何况她是倩文……
  在一个转角处,几个醉鬼钩着肩,搭着背,迈着踉跄的脚步,在街道上撞来撞去。倩文似乎被他们纠缠上了,
怎么也走不出他们的「包围圈」,那几个混蛋似乎还动手动脚。
  我愤怒了,眼睛像烧了火一样(我看不到自己,但一定很红),不顾实力的差距我冲了上去:「住手,你们他
妈的住手!」
  我极力低下自己的头,想借着夜色掩饰我的脸庞,不被倩文看到。我想我当时应该像头鬥牛,低着头,红着眼,
冲到这裏,冲到那裏,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拳脚,似乎还中了刀。
  我又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流失,醉鬼似乎被我的疯狂吓走了,似乎他们不够疯狂一样。
  「这次,恐怕真的要上天国了。」我隐隐约约的想着,「也不知倩文有没有事。」
  不能得知她是否脱险也许是我一生的唯一遗憾,但也是这点遗憾救我出了鬼门关,把我带到一个幸福无比的人
世中。
  又是医院,这次我没有再把护士当成天使,我隻是到处问人:「见到倩文了吗?她没事吧?」结果我被糊裏糊
涂地由急诊送到了精神科。天哪,难道到了这个时候,老天还要跟我开玩笑?
  我一再说我没事儿,我隻是想知道朋友的下落。但竟然没人相信我。有个人竟然问我1+1等于几。操你姥姥
的(请原谅我的粗话)。
  「我朋友在哪儿?倩文在哪儿?求求你们告诉我吧!」几年来的压抑使我几乎哭了出来。
  「谁是你朋友呀!」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倩文!」我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
  让过去成为过去吧,不管倩文是否原谅我,我都要痛快的喊出这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名字。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忘记以前的一切。我永远也不原谅你!」倩文似乎也哭了,过去的伤痛使她无法自
已。
  不管说什么都好,隻要倩文肯跟我说话,再让我死一万次也行。我竟然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倩文终于肯跟
我说话了!倩文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我叫嚷着。
  「还说自己不是神经病!」那个问我一加一等于几的医生嘀咕道。
  我不理那些,隻觉得能再见到倩文,能跟她说上几句话(哪怕是被她骂),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我的伤势不轻——断了两条肋骨,腹部给人捅了好几刀,再加上刚才的一番闹,情况更差了。倩文每天冷着脸
照顾我,而我隻要不在昏迷中,就总是看着她「傻笑」。她有时候会忍不住骂我,但她越骂我就笑得越灿烂。她的
脸常常被我气红,美极了!
  我好像慢慢的好了,但医生总说要留院观察。我一生气就到处乱跑,害的倩文每次都要挨个病房找我,而每次
被她找到我就对着她傻笑,然後欣赏她脸红的一幕,我想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有一次我躲到医生的办公室裏,想让她多找一会儿,我躲得是如此隐蔽,甚至连医生也没发现我。我看着医生
们个个忙忙碌碌的,等待着倩文来找我。
  倩文终于来了,但她没有向医生打听我的下落,而是像早已跟医生约好了一样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
  那医生从忙碌中抬起头来,开了腔:「倩文小姐是吧。」
  「嗯。」倩文简洁地回答。
  「你要有心理准备,你男朋友情况不大好。他脑中本来就有个肿块,隻不过是潜伏着的良性肿瘤。这次他的脑
部受的冲击太大,肿块有恶变的倾向。」
  我隻看到倩文冷傲的脸更白了,我倒是没受那医生的话的影响。一来,我不大信他;二来,我觉得我早该死了。
那样伤害了倩文,现在又得到倩文的悉心照顾,死亦无憾矣。就是有点儿舍不得倩文,舍不得那篇深海的主人和海
女的美丽琴声。
  但是,倩文越来越白的脸和越来越湿润的眼睛却震动了我,倩文关心我的生死吗?她会为我伤心落泪吗?另外,
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称倩文是我女朋友了。
  我似乎并不觉得头有什么不适,所以趁着後来医生办公室裏的人都走光了我也离开了。
  回到病房,看到倩文定定的坐在我的床上,一动不动的,如石像一般望着病房的门口。我又想对着她傻笑,我
想让她快乐起来,但是她忽然疯了似的,跳起来,猛地抱住了我。这些动作似乎已经酝酿了很久,或者她坐着就是
为了下这个决心吧。
  「你到底是谁?是那个恶魔?还是那个小鱼?还是谁都不是?你为什么伤害了我又要救我?我为什么杀了你还
要救你?这一切是为什么呀!」她歇斯底裏地叫喊着,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问自己,更像是在问这个世界。
  我一动不动,任她抱着,像一截木头,一截被悲伤包绕的木头,一截被泪水浸湿的木头,一截即将枯萎的木头。
倩文抱着我,像落水的人抱着救命的稻草一样,睡着了。当然我也睡了,不过眼是睁着的。
  我想那一晚使我真正逃出了过去,逃过了愧疚的追杀。我感觉到了倩文的原谅,也感觉到了倩文的爱。
  後来倩文对我说,她那晚其实早发现了角落中的我,那些流氓不过是她远房的几个表哥,那一场打鬥不过是一
场谋杀……
  她说她爱上了深海中的那条小鱼,她说她不知何去何从……
  我听着,我相信这全是真的。我为这些真实而高兴,感到无比的幸福。
  我想用手抹去倩文脸上的泪,但我怕她会突然消失,怕这一切不过是梦。但我不理那些!
  我再次吻在了倩文的脸上,吻幹了她的泪水,吻红了她的美丽的面容,吻暖了她受尽折磨的心……
  很奇怪,那医生说我脑子裏的肿块儿随时可能恶变,但我与倩文幸福的生活至今,我依然健康快乐幸福,也许
是倩文的爱拯救了我吧。
  上帝说,人太贪婪,于是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了伊甸园,放逐他们到人间承受痛苦。
  上帝错了,因为人是一种能够从痛苦中生发出幸福的生物。亚当和夏娃离开了伊甸园的单调,创造了人世间的
快乐。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淫淫操,yinyincao,人人操,淫淫草,人人草,咪咪爱,咪咪色,咪咪爱在线视频,超碰在线WWW.AV362.COM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